第九章 - 替身娇妻

第九章

此时,凌仕玄从一旁的侧门走了进来,一身白色燕尾服将他挺拔的身材衬托得更加迷人,闪光灯瞬间又不停的闪了起来。 视线扫了一圈,看见奶奶他们,便走了过来。 「奶奶,周爷爷,伯母。」他温声打招呼。 「傻孩子,还叫什么周爷爷、伯母的,要改口了。」凌奶奶纠正孙子。 「是啊!仕玄,该改口了。」赵秀娟笑道,她一直很喜欢这孩子,心里不是没有期待有一天他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只是这个期待在几年前就不敢奢望了,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出人意料的发展。 「爷爷,妈。」凌仕玄露出一丝腼腆。 「好好好,太好了。」赵秀娟感动的红了眼眶,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了真实感,女儿真的要嫁人了。「以后佩珊就交给你了。」 「我会给她幸福的。」凌仕玄保证。 赵秀娟欣慰的点头。 「奶奶。」凌仕玄在奶奶面前蹲了下来,仰头关心地望着她。「你身体还撑得住吧?」 「没问题,我撑得住,心情一好,感觉身体也变轻松了,你不用担心。」凌奶奶轻轻的拍了拍孙子的脸。 「仕玄,有我在,你担心什么,你奶奶的身体如果有状况,我和医生会马上处理的。」周爷爷开口道。 「对啊!你不必操这个心了,婚礼开始之前,先去和一些贵客打声招呼。」凌奶奶叮咛。 「我知道。」凌仕玄望向周升永。「爷爷,奶奶就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 「没问题,交给我吧!」 「谢谢。妈,我先去和其他宾客打声招呼。」 「好,快去吧!」赵秀娟点头。 凌仕玄有些忧心的再望了眼奶奶,才起身离开,招呼其他宾客去了。 「亲家奶奶,我到休息室去看看佩珊。」赵秀娟客气说道。 「嗯,去吧!」凌奶奶点头。 「爸,那我暂时离开一下,等一下见。」赵秀娟起身鞠躬,到新娘休息室去了。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周爷爷望向不远处即将成为他孙女婿的新郎。 「是啊!」凌奶奶低吟。 「我本来还在怀疑他们是在演戏哄我们呢!」周爷爷说。 「不,小玄是认真的。」 「虽然有点突然,不过看起来确实是认真的,就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怎么会隐瞒得这么彻底呢?亏我们还担心就算我们硬是凑合他们,也蹦不出火花咧!」 凌奶奶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那方的宝贝孙子。 她自己的宝贝孙,她怎么会不了解呢? 她早就看出小玄爱上佩珊那孩子了,虽然说这段感情到目前为止,还是小玄单方面的。 所以她才只说「小玄是认真的」。 其实她觉得,佩珊是喜欢小玄的,至少她对其他「哥儿们」,绝对不会像对小玄那样付出这么多、关怀这么多,只是她自己似乎没有发觉到这点。又或许有发现,只是本人不觉得这样的差别有什么不同吧? 就是因为察觉到这些,所以她才会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婚礼保持沉默。 她希望小玄幸福,也是真的喜欢佩珊这孩子,她相信小玄心里应该对两人未来的发展已经有什么打算才对。 结婚进行曲悠扬的响起,凌奶奶收回神,抬起眼看着立于神前等待新娘的孙子。 他的表情是喜悦的,眼神深情专注,期待地注视着入口,当他突然微瞠大眼,眼神先是惊讶,旋即转为炙热时,她知道,应是新娘子出现了。 她回过头望向那即将成为她孙媳妇的女孩,立即领悟孙子表情为何会有那样的转变。 那件白纱礼服设计得真好,穿在佩珊身上,将佩珊衬托得既高雅又不失性感,将平常大剌剌的女孩变得优雅了。 不愧是名设计师,就算是时间仓卒,一样能设计出最适合穿者的衣裳。 看着致皓——因为父亲临时赶不回来,爷爷又赌气拿留在这里照顾她这个病人为由——将佩珊的手交给小玄,看着两个孩子牵手立于神前,看着他们相互凝望的模样,听着他们复诵婚姻誓词,交换戒指,在神父的宣布下,结为夫妻,亲吻对方。 在道喜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凌奶奶眼眶微微泛红,轻轻的吁了口气,她这个老人家的角色,插手年轻人的事就到此为止了。 「安心了吧!」周爷爷低声的笑说。 「还早呢,不过接下来就看他们年轻人自己,我不会再插手了。」凌奶奶也微笑。 【第四章】 正式的婚宴,他们已经决定等奶奶「痊愈」之后再补办,不过几位与新人交好的年轻人,可没这么简单就放过新人。 于是,年轻人们在新郎家中办了一个小型的婚宴。 在喝掉了十几瓶新郎珍藏多年上等名贵的红酒,玩闹了一整个晚上,直到把新娘给灌醉了之后,才终于满意地各自回家去了。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邱家伟是最后一位客人,站在车旁,笑望着一旁出来「送客」的新郎。「我还在想你要怎么解决凌奶奶给你的难题呢,没想到你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将危机变转机,我真的很佩服你。」 「路还长得很呢。」凌仕玄叹息。 「佩珊她相信你只是要安凌奶奶的心,一点都没有怀疑你的说词,就答应你的提议,和你假结婚吗?」邱家伟忍不住疑惑地问。 「不,是她主动提议的,不是我。」他微笑地说。 「嗄?」邱家伟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会错意。「你说她主动提议……是什么意思?」 「很难理解吗?意思就是想出'假结婚'办法的人是她,新娘的人选也是她自告奋勇的。」凌仕玄微笑地说。 「不会吧?真的假的?」邱家伟傻眼,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编造这种谎言有什么好处?」 「我的天啊!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邱家伟不敢相信的抱头,这根本就是标准的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的另类演绎啊! 「我什么都没做。」凌仕玄耸耸肩。 「你骗谁啊?你一定是用了什么阴险的手段,让傻不隆咚的佩珊自己跳进陷阱里还不自知吧!」邱家伟大力挞伐。 「我说的是实话,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他只是很认真的苦恼着而已。「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他提醒好友。 「糟糕!」看了眼时间,邱家伟喊了一声糟,开门上车,降下车窗对着凌仕玄道:「那我走了,你也进去照顾佩珊吧!她喝得那么醉,今晚肯定会不舒服的。」 「你没问题吧?」凌仕玄皱眉审视着他。「刚刚你也喝了不少酒,我看你还是不要自己开车,我请司机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了,我没问题……嗳!我的钥匙……」邱家伟看着车钥匙被凌仕玄强硬的拔走,有些傻眼。 「我请司机送你回去!」凌仕玄沉着脸坚持,拿起电话就拨打司机的手机,一边道:「林先生就住在主屋后面的宿舍,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 邱家伟原本还想抗议,突然想到什么,又闭上嘴,乖乖听他的安排。 他记得仕玄的父母会出车祸,就是因为对方是酒醉驾车,从后面追撞他们的车子,将他们的车撞下桥,当场死亡,而酒驾的肇事者却浑然不知的呼呼大睡,毫发无伤。

上一篇   第八章

下一篇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