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替身娇妻

第十章

果然不到五分钟,司机林先生飙着脚踏车出现。 「林先生,麻烦你开邱先生的车送他回家,回程计程车的费用可以报公帐。」 凌仕玄将周致皓的车钥匙交给司机,一边交代。 「好的。」司机恭敬的接过钥匙,帮邱家伟打开车门请他下车,再开后座的车门送他上车,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少爷,我走了。」 「安全的把人送回家。」 「是的,少爷,我会小心驾驶的。」 目送车子离去之后,凌仕玄垂下头,他知道自己反应太大了,只是……对于这种事,他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厌恶的情绪。 抬手抹了抹脸,收敛起异常的表情,转身进屋子里。 回到宴会厅,看见仆人在管家的指挥下,已经开始整理打扫一室的杯盘狼藉,而醉趴在桌上的新娘,依然趴在那里。 他知道好友们是故意灌醉佩珊,打算破坏他们的新婚之夜,之所以选择灌醉佩珊,而不是灌醉他,是为了让他看得到却吃不到。 其实他们想得并没有错,他确实不可能对醉得不省人事的佩珊索欢,就算他们是「正常」的新婚夫妻也一样。 只是好友们因为不了解他们的状况,所以失算了,其实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快行使身为丈夫的权利。 走到她的身旁,弯身温柔地拂开她的发,看着她嫣红的两颊,露出一抹疼宠的浅笑。 一道闪光掠过他的眼,他转移视线,落在她无名指上的钻戒,想到她已经是他的妻了,心头蓦地浮上了一股喜悦与满足。 「佩珊?」他在她耳旁柔声低唤,在她完全没有反应之下,轻轻的将她抱起,走出宴会厅,上楼回到他们的新房。 「唔……嗯……」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周佩珊咕哝地低吟了一声,睁开了蒙胧醉眼,露出一抹憨然的傻笑。「……玄,嘿嘿,你长得……嗝……好像仕玄喔!」 「你醉了,我就是仕玄。」凌仕玄好笑地望着她憨然可掬的模样。 「对,我……醉了。」周佩珊用力的点头,挣扎地坐起身,却马上又歪歪倒倒地跌进他的怀里。「嘿嘿,人家说……喝醉的人……不会承认……自己醉了,嗝!我……我承认……我醉了,所以……喘……我没醉……嘿嘿……」 凌仕玄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一个歪理,不过醉成这样还能强词夺理,也算天才了。 「好,你没醉,那你可以起来,自己把礼服换掉吗?」凌仕玄顺着她的话说,扶着她让她在床沿坐好。 「什么……」她迷迷糊糊的问。 「衣服,佩珊,你得换衣服……」 「呜……」周佩珊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佩珊?!」凌仕玄一惊。「怎么了?」 「呜呜……我……好难过……」周佩珊自己坐不稳,无力的往前倒向他。 「怎么了?为什么难过?」凌仕玄担忧地问:「想吐吗?」 「想……哭……」 她已经在哭了。 「为什么想哭?」 「不知道。」她认真的摇头。 凌仕玄对自己竟然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认真觉得好笑。 「佩珊,我们先把衣服换下来,好不好?」 「洗澡。」她答非所问。「黏黏的,要洗澡。」 「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怎么洗澡?」 「嘿嘿,你……帮我洗,洗香香,玄……香香……」 凌仕玄一愣,洗香香?她退化成幼儿了吗? 「洗澡、洗澡,人家要洗香香!」她开始吵闹。 「好好好,洗香香,我帮你洗香香。」何妨?他们已经是夫妻了,既然老婆有令,他当然乐于从命喽! 「帮我洗,帮我洗!」周佩珊开心的喊,还拍起手来。 「等一下,你乖乖在床上等我,我先去放水。」他制止她起身,扶着她将她放倒在床上。「不可以自己下床喔!」 「好,我乖乖。」周佩珊果真乖巧的躺着不动。 凌仕玄忍不住又是一笑,吻了她一下之后,走进浴室放洗澡水了。 喝醉的她行动完全没有准则,而且看起来很有精神,完全没有一丝丝醉「倒」的倾向,让他有种「今夜会是漫长的一夜」的预感。 「玄……」一声柔弱低哑的轻唤传来。 凌仕玄猛地回头,就盾见承诺会乖乖倒在床上的新婚妻子靠着门站在那里,露出一边香肩和半边白嫩无瑕的胸口肌肤,礼服要掉不掉地挂在身上。 「佩珊……」他微抽了口气。 「衣服……帮我脱……」周佩珊脚步不稳的转过身,露出一片光裸的背部。「拉链……卡住了……」 凌仕玄暗暗呻吟,果然,他太高估自己了。 光是眼前这样的景象就已经让他几乎忍不住诱惑了,他竟然还打算帮她洗澡?那绝对会让他直接在浴池里要了她! 老天保佑不要再有更大的考验了! 「仕玄,快一点……」周佩珊喃喃地催促。 那语调,那嗓音,那引人遐思的话……凌仕玄闭眼呻吟,看来老天也弃他而去了。 起身走向她,伸手替她解开卡住的拉链,整件礼服就这么毫无阻碍的滑下,在脚底圈出一波衣浪。 礼服底下,仅有一件小裤,上半身空空如也。 眼前的美景让他的呼息瞬间粗重了起来,原本为了稳住她不稳的脚步而抓握住她肩膀的手,这会儿在内心左右撕扯着,不知是要将她推开,还是拉近。 然而,他还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她已经软软的倒向他。 「佩珊!」他一惊,抱住了她赤裸的身躯,一手抱住了她的腰,一手则覆在……她柔软的胸脯上。 天!他忍不住呻吟一声。 「嘿嘿……房子……好像在……转耶……」周佩珊嘿嘿傻笑,在他怀里挣扎着转过身来面对他,他才被迫松手,她的身子又软软的往后倒。 这回他手一揽,她变成仰躺在他的臂弯里,睁着一双蒙胧的醉眼望着他。 「佩珊……」凌仕玄极力克制自己的眼睛不要往下瞄,保持在她的颈部之上。 「仕……仕玄,你不要跟着转,害我……头晕……」周佩珊突然皱起眉头,抬起双手捧住他的脸。 「我没有转,是你喝醉了。」他咬着牙说,明知道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说什么都没用。 「讨厌……」她突然喊,捧着他俊脸的双手往前一伸,抱住了他的颈子,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笨蛋!仕玄是个大笨蛋!」 什么?凌仕玄傻眼。 「喂!」他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从他身上剥了下来。「你什么意思?竟然说……」话一顿,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佩珊?」他轻轻的摇了摇她。「佩珊,醒醒。」 仅有头软软的随着他的摇动而晃动,其余之外完全没有反应,还传来细细的打呼声。 愣愣的瞪着闭着眼憨然睡着的她,就这么三秒钟竟然就睡沉了? 一会儿他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重新将她揽进怀里。 「你才是笨蛋,佩珊,超级迟钝的大笨蛋……」他叹息地低语。 打横抱起几近赤裸的她,送进浴池里,小心翼翼的帮她洗了个澡,他的确不打算这么快坐实夫妻关系,他想用蚕食的方式,一步一步让她习惯两人亲密的行为,可是现下看来,他已经没把握自己能忍多久了。

上一篇   第九章

下一篇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