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一章

但是,至少不会是她喝醉睡死的今晚。 好不容易终于将她打点妥当,送上床,凌仕玄立即回到浴室,替自己冲了一个冷水澡,冷却身子火热的欲望。 穿上浴袍回到房里,站在床沿看着睡得香甜的新婚妻子。 他的预感果然很准确,今夜肯定是漫长的一夜! 怦怦!怦怦! 耳边一直传来规律的声响,让周佩珊慢慢的醒了过来。 神智还有些迷糊的她微微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让她反射性的又闭上眼,脑子里满是疑惑不解。 奇怪了,她房间的窗户又不在那个方向。 她咕哝地转头换了一个方向,突然觉得身下的床铺似乎有些古怪,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让趴睡在上头的她也跟着起伏。 还有那怦怦的规律声,听起来很像……心跳的声音。 等等,心跳声?! 她猛地用双手撑起上半身,不偏不倚的刚好对上了一双清醒的眸。 「啊!」她惊呼一声,跳了起来,快速的往后退…… 「哇啊!」下一瞬间,她跌到床下去了。 凌仕玄忍着笑,移动身子趴在床沿望着跌坐在地上的她。 「早安,佩珊,这是你早上起床的仪式吗?」 「你你……你怎么会……」周佩珊话一顿,迷糊的脑袋终于敲进了现实。 对……对喔!他们昨天结婚了,所以在同一张床上醒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只是……她是什么时候上床的?怎么上床的?衣服是什么时候换的?是她自己换的还是……谁? 为什么她一点记忆也没有啊啊啊啊—— 「'我怎么会'什么?佩珊。」凌仕玄露出过度灿烂的笑容。「你应该不是要问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对吧?」 哇咧!周佩珊暗暗一抖,这种光芒万丈的笑容只代表一件事,这家伙准备杀人了啦啦啦! 「当然不是,你好奇怪喔,仕玄,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我们昨天结婚了耶!你不在这里要在哪里啊?」周佩珊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倒打了一耙。 唷,真难得,这次脑筋转得很快嘛!是他训练有素吗? 「那你说的'我怎么会'是什么意思啊?」凌仕玄追问。 「就是……是……」周佩珊脑袋拼命转。「就是时间好像不早了,你怎么会还赖在床上?不去上班可以吗?」 灿烂的笑容收敛,换回平常的微笑。 好吧!算她识相,反应也快,理由转得也算合理,他就不追究了。 「你刚刚不都说了,我们昨天结婚了不是吗?」 「可是我们不是决定在奶奶康复之前,生活照常吗?你明明说,我们婚结得仓卒,你一堆公事根本没来得及处理交代,是不可能放婚假的,再说奶奶还病着,我们更不可能丢下奶奶去度蜜月,不是吗?」虽然她觉得根本没必要度蜜月,毕竟他们只是演戏而已啊! 「笨蛋。」凌仕玄伸手在她额上弹了一下。这女人真是一点浪漫细胞也没有,她都可以请一星期的假了,他却连休息一天都不行吗? 「喂!臭仕玄,干么骂我啊!」周佩珊捣着额头。 「我是那样说过没错,可是你想想,如果婚礼隔天我就跑去上班,才更奇怪吧!至少今天要放一天假,在床上赖久一点才行啊!」 「为什么?」周佩珊一时不解。 「用行动告诉大家,新婚之夜你把我累、坏、了!」 「什……什么啊?用这种理由骗大家,我怎么有脸见人啊!」虽然新婚夫妻热情纵欲是正常的,可是一想到大家用什么眼光看她,会觉得很丢脸耶! 再说,为什么不是他把她累坏了?小说上不都是这样写的吗?男主角夜里需索无度,隔日女主角累得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很嫉妒男主角还精神奕奕的上班去。 「不是骗人的喔!」凌仕玄双手叠在下巴,趴在床上对着她露出一个坏坏的笑。「你是真的把我累坏了。」 「为什么?」她狐疑地问,难道他们……不,不会,因为她没感觉身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她确信他们昨晚是相安无事的。 「因为啊,有人喝醉酒,发酒疯,又哭又笑又闹,一会儿吵着要我帮她脱衣服,一会儿要我帮她洗澡,然后自顾自的呼呼大睡,我只好包办一切,累死我了。」 他每说一句,周佩珊的脸就涨红一分,待他说完,似笑非笑地睨着她时,她的脸已经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了。 所以……所以……是他抱她上楼,帮她换衣服,不仅如此,还……帮她洗澡?! 她的身子感觉起来确实清清爽爽的,昨天累了一天,是不可能这么舒爽的,所以……是真的洗过澡了! 天啊!好丢脸啊!她掩脸呻吟。 「对不起,我全部都不记得了。」她最后的记忆是大家在楼下开心的喧闹,他们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被罚热吻,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害羞啦?」凌仕玄轻笑糗她。 「是觉得丢脸啦!」周佩珊抬起晕红的脸蛋瞪他一眼。「我宁愿让大家以为你是纵欲过度累坏了,也不要让他们知道真相!如果你敢说的话……」她握起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哈哈!」凌仕玄大笑,伸手包住了她的拳头。「是是是,我会跟大家说,是我受不了热情美丽的妻子的诱惑,彻夜春宵、纵欲过度累瘫了。」 被他这么一说,她体内莫名起了一阵骚动,更让人觉得羞了。 「没有人会特地说这种事吧!」周佩珊羞恼的瞪他。「喂!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啊?」好像终于察觉一丝诡异,她怀疑地问。 「终于发现啦?」凌仕玄也不隐瞒,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沿,顺手将一直坐在地上的她拉起。 「凌仕玄,你很过分耶!」她忍不住抗议。 「谁教你昨晚要喝那么多酒。」他将她锁在两腿间,双手圈着她的腰,仰头认真的望着她。「以后别喝那么多了,尤其是在外面,好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时我很少喝酒的,昨天是那几个家伙故意灌我的,因为是特别的日子,而且有你在,所以我也就放任他们去闹了,以后不会了。」 「那就好。」他将脸埋进她的怀里,抱紧了她。 「你……想起你父母了吗?」周佩珊轻声问。 他收藏酒,却几乎滴酒不沾,原因都是因为他的父母。 收藏名贵的酒,是他父亲的兴趣,宅子的地下室还有一间面积不小的酒窖,他继承了遗产之后,也延续了父亲的兴趣,继续收藏好酒。 而他滴酒不沾,则是因为他的父母是被酒驾的人给害死的。 所以一提到酒醉,他的心情总会变得有些沉闷。 「嗯。」凌仕玄低应。「佩珊,下午我带你去祭拜爸妈,好吗?」 「好啊,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她很自然的应允。 凌仕玄闻言,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她。 「干么这样看着我?」周佩珊疑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然后又因为自己觉得不自在感到奇怪。又不是没被他看过,怎么以前不觉得怎样,最近却怎样都不对劲呢? 「没什么。」他微笑,只是对于她这么自然的反应觉得开心。

上一篇   第十章

下一篇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