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二章

「那等一下我们用完早餐,先到医院去探视奶奶,昨天她肯定也累坏了,我看她脸色一直很不好呢。」周佩珊也没将他的反应放在心上。 凌仕玄见她关心担忧的样子,心里很感动,虽然奶奶是装病,但佩珊的心意是真的。 「好。」他点头。「虽然我猜想,奶奶见到我们大概不会开心。」 「嗄?为什么?」周佩珊错愕。生病了不是更希望有家人陪伴在身边吗? 「我不是说过了,新婚第二天,应该在床上多赖一会儿长辈才会高兴啊!我们一大早就跑到医院去,奶奶怎么可能会高兴嘛!」凌仕玄笑说。 周佩珊又红了脸。 「不过没关系,我有办法。」凌仕玄抬手朝她勾了勾手指头。「你弯下腰来。」 她愣了愣,乖乖的听话弯下腰。 他抬手,一手压住她的后颈,一手拨开她垂落的发,露出她纤细细致的颈项,头一偏,唇贴上她的颈侧,吮出了一个红痕。 周佩珊全身窜过一阵麻痒,惊慌的推开他。 「你干什么?!」她惊慌的喊。 「做一个让奶奶开心的记号啊!」凌仕玄坏坏的一笑,原来那里是她的敏感带啊!「佩珊,你这样不行喔,幸好现在在房里,没有其他人在,要不然你这种反应早就穿帮了。」 「我……我……」她结巴,被占了便宜,自己竟然还觉得理亏了。「是你太突然了,吓到我。」她完全没去想到,到底谁会在「人前」做这种亲昵的举动! 「都训练这么久了你竟然还不习惯啊!」凌仕玄忍不住叹气。「这可怎么好呢?总不能每次要表现亲密一点,都得事先通知吧?这样旁人更会觉得奇怪的。」凌仕玄又逼近一步,陷阱就在前面了。 「我……我知道了啦!以后不会了。」她有些生气的说。 「佩珊,对不起,让你牺牲这么多,不过走到这一步,我们也不可能回头了。」 「你不要这么说啦!」他一道歉,她反而心虚了起来,他一开始就提醒过事情没她想像的那么单纯,可是她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佩珊,如果你对没有预警的亲密行为还是不习惯的话,那我有个办法,你要不要试试?」凌仕玄笑问。 「什么办法?」 「由你主动。」 「嗄?」她愣住。「你说由我主动是……」 「你主动亲近我,这样你就不会被我吓到了,你觉得如何?」 「可是我没有那种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很简单啊!这段时间我是怎么做的,你就大概照着那些做就行了。」 周佩珊抚着下巴,认真地思考着。这样的确能免去她被他吓到的问题,反正只要依样画葫芦,他对她做了哪些亲密事,她照着做就行了,简单啦! 「我知道了,就这么办!」 噗通一声,小笨兔再次自动跳进猎人的陷阱中,依然不自觉。 【第五章】 凌奶奶看着一大早就跑到医院的新婚夫妻,虽然欣慰他们的孝心,可是她实在高兴不起来啊! 起得这么早,她不得不怀疑,难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吗? 不仅如此,她刚刚还听见孙子说了什么? 「奶奶年纪大了,耳朵好像也不行了,刚刚你们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凌奶奶佯装掏了掏耳朵,语带威胁地说。 「奶奶,我刚刚是说,我和佩珊决定不去度蜜月了。」谁知凌仕玄故意装作不懂她的威胁,忍着笑意一脸认真的重复。 「为什么?」这孩子也真是的,明明是个聪明的孩子,却做出这种笨决定,怎么可以不去度蜜月呢?连这种机会都不知道要把握,这种亲热是理所当然的行程不好好利用,趁机攻陷佩珊的心,要等什么时候啊! 「因为我们不放心奶奶。」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有你们爷爷在,你们担心什么?」 「可是奶奶,你生病住院,我们如果还去旅行,不用旁人说三道四,我们自己就觉得很不应该了。」凌仕玄认真的说。 凌奶奶闻言,沉默了,这是不是就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佯病一开始是助力,现在却变成了阻力。 而且她原本是计画他们去度蜜月时,她也趁机和一群协会的妇女朋友去东南部旅游呢,结果计画看来要更动了。 「对啊!奶奶,就算我们真的去度蜜月,心还是牵挂着奶奶,是不可能玩得尽兴的,所以我们决定不去了。」周佩珊坐在凌仕玄身边,亲昵的靠着他,还将自己的手塞进他的手里,与他指指相扣。 凌仕玄偏头对她微微一笑,乐意顺从她的亲近。 唷?凌奶奶暗暗挑眉,感觉好像有点改变了耶! 「奶奶,你别不高兴,等你动完手术,身体康复了之后,到时我们会补度蜜月的!」凌仕玄接着说。 咦?周佩珊讶异的抬头望向他。 凌仕玄朝她眨眨眼。 「等一下跟你说。」他低声的说。 凌奶奶眼尖的看见仰起头露出颈项的佩珊,脖子一处明显的红痕,那分明是吻痕啊! 呴呴呴!原来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嘛! 「小玄,佩珊,奶奶有点累了,你们不用留在医院陪我,去请你们爷爷过来,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凌奶奶赶人,就算暂时不去度蜜月,也要好好享受小俩口的两人世界,窝在医院陪她这个老人家一点意思也没有,再说,他们在这里,她就要一直装病,很痛苦耶! 「奶奶,你找爷爷有事吗?」凌仕玄问。 「我要自己和他讨论手术的事。」 「奶奶,您答应接受手术了?」周佩珊惊喜地问。 「我和你爷爷讨论过再说,快去吧!」凌奶奶保留地说。 「我们留下来……」 「不必了。」她拒绝。「快回去,你们在这里我没办法安心休息。」 「那好吧!我去请爷爷过来,佩珊,你先在这里陪奶奶。」凌仕玄对周佩珊说。 「好。」周佩珊点头。 「谢谢。」凌仕玄倾身在她颊畔印下一吻,趁机在她耳边低语,「没问题吧?」 「嗯。」周佩珊保证的点头。 待凌仕玄离开病房之后,凌奶奶对她招了招手,拍了拍床沿,示意她坐过来。 「奶奶?」周佩珊上前在床沿坐下。 凌奶奶握住她的手。 「佩珊啊,你是真的不去度蜜月吗?还是小玄自作主张的?你别怕,老实告诉奶奶,奶奶替你作主。」 「谢谢奶奶,不过不去度蜜月其实是我先提议的,我们真的没办法安心的去度蜜月,所以奶奶就不要再介意这件事了,好好的养好身体,才能应付接下来的重大手术,好不好?」周佩珊关心地劝说。 「你这孩子真孝顺。」凌奶奶感动的拍着她的手。 「奶奶,您要快点好起来,您是仕玄最重要的亲人,之前您还昏迷的时候,他守在床边,握着您的手哭了,他不能失去您。」 「小玄他……哭了?」凌奶奶低喃,既感动,又有些愧疚。 「嗯,所以奶奶一定要好起来,等您健健康康的出院之后,到时候我们就听您的话去补度蜜月,您说好不好?」 「好,到时候希望能听见好消息就更好了。」凌奶奶说。 「好消息?」周佩珊不解。 「就是你肚皮的好消息啊!」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下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