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三章

肚皮的好消息?周佩珊一时还无法理解。 「佩珊啊!赶快帮小玄生个宝宝吧!小玄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他会很疼爱你的。」 啊啊啊!原来是这个意思! 周佩珊恍然大悟,想到怀孕的「前置作业」,脸颊无法控制的发烫起来。 这……这下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那样吗? 「咦?佩珊,你害羞了啊?」凌奶奶发现,忍不住打趣地调侃。「新娘子脸皮果然比较薄,呵呵……」 「奶奶!」周佩珊忍不住抗议的喊。 「你们在谈什么这么开心?分享一下吧!」突然,凌仕玄走了进来,笑望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琇仪,你今天精神不错喔!」周爷爷跟在凌仕玄后面走了进来,暗示的提醒她,「重病在身」的人,没那么好精神的。 「谈什么?」凌仕玄走到周佩珊身边,微笑地问。 「没什么啦!」周佩珊红着脸,避开他的眼神。 她现在没办法直视他,只要看着他,就会忍不住想到那个怀孕的「前置作业」。 凌仕玄见她羞红着一张脸避开他,偏头望向奶奶一脸暧昧的笑意,已经大概猜到可能是那方面的事了。 「好吧,先放过你,回去再拷问。」他低头在她耳边低语提醒,「爷爷来了,不打声招呼?」 「爷爷。」周佩珊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望着爷爷。 「嗯。」周爷爷点头。 周爷爷没有其他反应,让周佩珊难过的低下头。 「好啦!你们两个年轻人就先回去吧!」凌奶奶见状,打破窒碍的空气,笑着赶人。 「好,有什么问题的话,不可以瞒着我喔!」凌仕玄上前亲了奶奶一下,关切地叮咛。 「知道知道,不会有问题的。」凌奶奶拍拍孙子的脸。 「爷爷,我奶奶就拜托您照顾了。」 「放心好了,我们会照顾好你奶奶的。」 「那我们先回去了,晚上会再过来。」 目送孙子牵着孙媳妇的手离开病房,凌奶奶欣慰的笑了。 「升永,你这固执的脾气,还在生佩珊的气啊?」凌奶奶叹。 「我当然要生气,她舍弃圣心,选择了那家医院,不就是认为那家医院符合她的理想吗?既然如此,她就应该做得顺心如意,结果呢?她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光是结婚这么大的事,却没有任何一个同事参加,还不明显吗?她在那里是孤立的、是不快乐的!我们是不敢再逼她,但她根本不知道我们有多心疼、有多受伤!」 「交给小玄吧!」凌奶奶叹息。「小玄如果知道,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也好,就交给仕玄处理,也只能这样了。」 「哪,升永,佩珊说小玄在我病床边哭了呢。」凌奶奶低声地说。 「你觉得愧疚了?」周爷爷笑问。 「是有一点啦!」她逞强的说。 「所以准备动手术了?」 「是啊!你可以去安排了,订个康复的时间表,千万别让佩珊那孩子看出不对,平常的事我不敢说,不过医学方面的专业,佩珊可不马虎。」 「哼!那丫头想要胜过我,再修练个一百年吧!」周爷爷哼了哼。 凌仕玄一手抱着两东鲜花,牵着周佩珊的手,往凌家的墓园走去。 「想什么?」他偏头望了一眼一路上显得太安静的新婚妻子。 周佩珊抬眼望向他,想笑着告诉他没事,可是看见他关心的眼神,她就无法对他露出敷衍的假笑。 「爷爷他还是不原谅我。」她叹息,道出自己抑郁的原因。 「没那回事,周爷爷……」凌仕玄一顿,改口道:「爷爷他只是拉不下脸,只要你先对他撒撒娇,认个错,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我又没有错。」周佩珊抿唇。 「其实你跟爷爷的脾气最像了。」凌仕玄无奈的一笑,两个人都是嘴硬心软,硬碰硬谁都拉不下脸,所以僵局才会持续这么多年。 「算了,不想这个了。」周佩珊丢开这个话题。 「好吧!那……我们就来谈谈在医院的时候,你和奶奶都聊了什么?」凌仕玄笑问。 周佩珊一怔,下一瞬间颊上又泛出淡淡的红晕。 「奶奶说,要我赶快帮你生个小宝宝。」虽然害羞,还是老实的说,毕竟这件事他是当事人之一,两个人要一起想办法处理。「你说该怎么办?」 凌仕玄停下脚步,沉默的望着地面,一会儿才抬眼认真的望着她。 「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周佩珊思考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生孩子是很神圣慎重的一件事,我觉得以我们这种暂时的婚姻来说,不适合迎接小宝宝。」 「那如果不是暂时的呢?」凌仕玄问。 她一愣。「不是暂时的?什么意思?」 「只是说如果,假设我们的婚姻是一般正常的婚姻,奶奶要求'赶快'生个宝宝的话,你会愿意吗?」 「这样啊……」周佩珊沉吟,颇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我想我应该不会拒绝。」 「为什么?有的女人就是不喜欢被婆家的人催生,觉得很烦、不被尊重,认为自己被当成生孩子的机器等等。」 「每个人的个性不同,反应当然也就不同啊!现在不是在问我吗?」周佩珊笑说。「我如果结婚,我会希望有小孩,加上我年纪也不小了,如果想要一个以上的孩子,那'赶快生'会是比较好的决定。再说,如果没有什么不能'赶快生'的原因,那顺从奶奶的意思让她开心,我觉得很好啊!」 「我想我了解了,就依你的意思。」凌仕玄点头。既然她都这么说,那就「赶快生」吧! 「奶奶那边要怎么说?」周佩珊问。她误以为他依的是她说「他们的婚姻不适合迎接宝宝」这个意思。 「奶奶那边我来说就行了,你不用担心,就当作奶奶没提过这件事就行了。」他微笑。当然知道她以为什么。 「那就交给你了。」周佩珊松了口气,问题解决,心情就轻松了。 她环顾四周,这里她只在小时候来过一两次,复杂的地形她实在分辨不出来凌家的墓园到底在哪个方向。 「仕玄,快到了吗?」他们已经走了满久了吧? 「快到了,爬上这个阶梯,转个弯就到了。」凌仕玄对着前方的阶梯抬了抬下巴。 两人牵着手爬上阶梯,转个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周佩珊低呼一声,惊讶的望着眼前的美景。 只见群山间云雾缭绕,美丽的云海变化万千,凌家的墓园整理得像一座花园广场,平整的草皮铺着一条石砌的通道,墓园周围植满杜鹃,白的纯洁,红的灿烂,有一些树木也开始枝头吐绿,洋溢着春天的气息。 他们沿着石道来到墓前,周佩珊看见两座墓碑横列。 「这个是祖父。」凌仕玄将一束鲜花放在第一个墓碑前,墓碑上刻着「显考凌公伯崇墓」。「我没见过祖父,但是奶奶说,我长得很像祖父。」 她蹲在他身旁,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年轻的凌爷爷确实和凌仕玄有六、七分相似。 「旁边这个是我爸妈,他们合葬……」他话一顿,看着墓前的花瓶里,有一束已经枯萎的花。 「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上一篇   第十二章

下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