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 替身娇妻

第十四章

「有人来过。」他蹲下身,将枯萎的花束拿掉,插上他带来的花束。 「会不会是奶奶自己来你不知道?」 「不可能,我和奶奶只会买祖父和我爸妈最喜欢的花,而这束花就只是那种普通扫墓祭拜的花束而已,而且只有我爸妈坟前有。」 周佩珊望向凌爷爷坟前的花束,那是蓝玫瑰和玛格丽特组合而成的,至于凌伯父和凌伯母坟前的花束,则是白玫瑰加上粉色结梗。两束花都妆点得非常美丽高雅,完全不像扫墓用的,而是送礼用的。 看来那束花的确不像凌家祖孙两人会买的花。 「会是谁呢?」她喃喃自问,望向凌仕玄。「你猜得到是谁吗?」 「没概念,等一下我会去询问管理员,也许他会知道。」他在父母墓前跪下,闭上眼,双手合十默默。 周佩珊见状,也赶紧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祈求伯父伯母原谅他们这场临时的婚姻,祈求伯父伯母保佑奶奶早日康复。 她睁开眼,放下手,偏头望向一旁的凌仕玄,不意直接迎上他的视线,心脏微微紧缩,砰咚地重重的敲击一下。 下一瞬间,她慌乱的别开脸,无法正视他。 他刚刚……一直这样看着她吗? 他怎么会用这种表情,这种眼神看着她? 那种表情就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 她无法形容,解释不出来,但是被他那样看着,她觉得自己好像就要……融化了…… 「佩珊。」他微笑唤道。 「是!」她差点跳了起来。 他挑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周佩珊红了脸,觉得好糗。 「不要笑啦!」她有些恼羞成怒的喊。 凌仕玄立即忍住笑,抬眼望向她,唇角忍不住又抖了抖,下一瞬间又爆笑出来。 「吼!不理你了。」她站起身,瞪他一眼,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佩珊……」凌仕玄抑制不住笑意,赶紧追了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扯了回来。「对不起,我不该笑你。」 周佩珊瞪着他,一会儿嘴角开始往上勾,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算了,没关系啦!那的确很好笑。」 「我们回去吧!」凌仕玄微笑地牵起她的手。「回去时绕到管理员那里……」 「凌先生?」突然一声讶异的呼声传来,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今天怎么会突然过来?」 「我带我妻子过来。」凌仕玄微笑地说。 「原来凌先生结婚了,恭喜恭喜。」管理员立即道喜,望向周佩珊。「这位就是凌夫人吗?真是漂亮。」 「佩珊,这位是墓园的管理员吴先生。」 「你好,吴先生。」 「凌夫人好。」管理员赶紧鞠躬。 「吴先生,我正好有事找你。」 「是,凌先生请吩咐。」 「我刚来的时候,发现我父母的坟前有一束枯萎的花,你知道那是谁放的吗?」 「呃?这……」吴先生脸色微变,犹豫的看了一眼周佩珊。 周佩珊微挑眉,也不介意,对凌仕玄道:「我到那边欣赏风景,要回去的时候再叫我。」 「好。」凌仕玄点头,目送她踱离之后,才转回面对管理员。「吴先生,说吧!」 「那束花是……」 周佩珊距离远了,没听见管理员说了什么,走回墓前,在凌仕玄父母的坟前跪下。 「爸爸、妈妈,我是佩珊……」她低低的唤,双手合十,决定重新祭拜一回,这次是以媳妇的身分。 听到身旁的脚步声停下,好一会儿没有其他动静,她疑惑地偏头望去,旋即一凛,就见凌仕玄视线落在那束被他丢在一旁的枯萎花束,表情变得冷酷且锐利。 「仕玄?」她有些慌张的低唤。 凌仕玄如梦初醒般怔了怔,偏头望向她,立即露出微笑。「什么事?」 「没什么。」她收敛自己的心慌。「你们谈完了?」 「嗯,管理员也不知道,我想一束花而已,不必在意。」凌仕玄轻快地说,也重新在父母坟前跪下。 她没有打扰他,转头凝视着墓碑。 她知道他没有说实话,因为让他露出那种表情的,绝对不是那束花,而是供奉那束花的人。 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让他露出那种表情? 她有些失神地望着地面,那样的表情,就好像他处在一个痛苦且充满恨意的深渊一样,让人无法碰触,更无法跨越雷池一步,拒绝了所有人的接近,只让恨意紧紧的包裹住他…… 那不是她所知道的仕玄,她不曾见过那样的……脑海突然闪过某个画面,合十的双手绶缓的垂下。 不,她似乎见过,曾经见过!那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回忆渐渐清晰,她想起来了,那是在很久以前,他们放学回家途中,远远的看见那个酒驾肇事者的时候。 难道那束花,是…… 「佩珊?」凌仕玄弯身凑到她面前。「怎么了?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周佩珊眨眨眼,看他漾着浅笑,透着关怀的表情。 热气冲上眼眶,酸楚充斥着胸口,她伸长手,环上他的颈项,紧紧的拥抱住他。 她不知道有没有……她能为他做的事?为……露出那种表情的他做的事?所以,就先给他一个拥抱吧! 「佩珊?」凌仕玄有些惊讶地回拥着她,好一会儿才轻轻的推开她,低头关心地望着她。「怎么一脸想哭的表情?」 周佩珊低下头摇了摇。 「替我难过吗?」他轻声地问,并没有等她回答,便温柔地续道:「谢谢你,不过事情过这么久了,已经没事了。」 「仕玄,你……还恨那个人吗?」她低问。 凌仕玄放开她,转过身去。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他绷着声问。 「那束花。」她说。 凌仕玄沉默良久,才苦笑一声。 「你怎么猜到的?」何时她的心思变得这么细腻了?为何偏偏是他最不想让她知道的一件事? 「因为……只有那个人,才能让你露出那种表情。」她低声的说:「虽然我只看过一次,但是那天的状况让我印象深刻。」 凌仕玄身子一僵,她……看见了?他又吓到她了? 以前的确发生过一次,那是再看见害死父母的肇事者时,一瞬间露出的神情,那时他很清楚的听见站在他身旁的她抽了口气,当他望向她时,她吓得转身就跑,之后好几天,她都没去找他。 「我是恨那个人,我想我到死都不会原谅那个人,但是我不会报复,不会伤害,我不会被恨意侵蚀我的人性,沦为魔鬼,就算我的表情多可怕,我也……不会去伤害你……」 所以,请你不要怕我…… 「我?」她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为什么说我?」 「那次你吓到转身就跑,然后好几天都没来找我。」 「嗄?」周佩珊一阵错愕。「啊,你误会了,不是这样啦!」 「误会?」他讶异的转回身。 「那个……」她忍不住红了脸。「那时候我发现我的好朋友来了,所以才赶快跑回家的。」 「好朋友?谁?」他不解。「除了我之外,我不记得那时还有谁被你当作好朋友?而且好朋友来找你,跟你跑回家,几天不见我有什么关系?」

上一篇   第十三章

下一篇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