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五章

「不是啦!我说的好朋友是……」她涨红了脸。「是……月经啦!」 凌仕玄错愕的眨眨眼,太惊讶了,一时之间无法做出什么反应。 「那是我第一次,当我感觉到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怕在马路上出糗,所以匆匆忙忙的跑回家去,后来因为很不舒服,所以那几天都在家里休息。」她赶忙解释。 「是……是这样啊!」凌仕玄还是很震惊,一会儿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的蹲了下来。「原来是这样啊!」 「你一直以为我是被你吓到吗?」 「嗯。」他低应,看着地上。「我自己知道,我那种表情像厉鬼一样,我最不想让你看见那样的我……」 「仕玄,你不会吓到我的。」她在他面前蹲下,伸手捧起他的脸,心有些酸。「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陪在我身边。」凌仕玄低声呢喃,张开手臂,万分珍惜的拥抱着她。「只要像以前一样,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好,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周佩珊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温暖包裹着她,他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好舒服,为什么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呢? 以前那些亲昵的表演,她就是会感到紧张、害羞,还有那种被激起的生理欲望,让她的思考停顿,脑袋一片空白,让她……感到害怕。 可是这个拥抱,却让她觉得舒服,觉得心安,觉得……依恋。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抬起手,轻轻的环抱住他的腰。 「为什么呢?」她不自觉地低喃。 「什么?」凌仕玄不解。 「这个拥抱和以前的拥抱有什么不同呢?」知道自己把疑问说出口,她也没试图掩饰,就干脆问清楚。 凌仕玄轻轻的放开她,弯身与她面对面。「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的感觉不一样。」周佩珊老实的说,把自己方才心里的感觉用语言转达。「所以,有什么不一样呢?」 凌仕玄惊讶地望着她,她刚刚告诉了他,要怎么让她爱上他。 「你也不知道吗?」周佩珊偏头好奇地望着他。 他知道。 以前的拥抱、亲吻等等亲昵的行为,是以蒙骗他人的表演为名,行诱惑之实,她确实被他所诱惑了,但在无爱——至少她不知道有爱——的前提下,肉欲的激情只会让她对这种陌生的感觉感到恐惧。 而方才那个拥抱,是私下的、没有观众的,是他以珍惜、感激、爱恋的心情去拥抱她,传达出来的是没有欲望的纯粹的爱。 凌仕玄轻笑,抬手轻轻的环上她的肩。 「嗯,我也不知道,等你想通了之后,记得告诉我。」 【第六章】 等她想通了记得告诉他? 臭仕玄,明明一副他已经知道为什么的样子,却故意不告诉她! 还有这几天,每当他与她亲昵时,以前伴随着激情出现的害怕,感觉越来越少,到了昨晚,要不是他临时踩煞车,他们已经成了真正的夫妻了。 她有些懊恼的趴在桌上,她很感激他的自制,如果他们突破了那最后的防线,她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以前的关系了。 她不想……失去他这个好朋友。 「周医师?」肩上传来一阵轻摇。「我知道忙了一个早上很累,不过还是先去吃午餐,要休息再休息吧!」 「我知道。」周佩珊闷闷的说:「妙芬,我好累喔!」 今天是她销假上班的第一天,早上的门诊直到刚刚才结束,都已经超过一点半了,身体累她还能撑得下去,可精神上的疲累,却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谁教你那么好说话,院长请你多加一天门诊你就加,累死自己活该。」梁妙芬毫不客气的吐她槽。 「我只是不想让人家有小话可以说咩!」周佩珊委屈的说。 因为年纪轻轻的她不仅早常人几年取得医师执照,然后在成为住院医师第二年时,便又考取专科和次专科医师执照,接着更以特例破格成为主治医师。 从进入医学系就读,到成为主治医师,她只花了十年的时间,这样的「成就」,总是连着「圣心纪念医院千金」的身分被提及,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些成就来自于她的身分,没有人愿意去了解,她有多么的认真努力,甚至为了不让他人认为她有特权,她没有在自家医院工作,还因此惹来一场家庭革命。 爸妈说,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医生,竟然不能留在自家的医院效力,实在让人伤心。 哥哥说,白白便宜了别人的医院。 最后爷爷放话,既然她要到别人的医院,那么以后圣心的事她都不许过问。 「结果呢?你觉得有用吗?」梁妙芬对她的天真忍不住摇头,在专业的领域里,周医师确实很厉害,可是对于日常,不管是人际或是其他应对,实在太单纯、太天真了。「那些鸡肠鸟肚的人你管他们那么多做什么?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有话可以说,他们是嫉妒你,你如果在意太多的话,辛苦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我现在知道了啦!」周佩珊叹了口气。「算了,不谈这个,你赶快去吃午餐吧!」 「你呢?不下去吃饭吗?」梁妙芬皱眉问:「这样不行啦!」 「累得不想动了。」周佩珊有气无力的说:「我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一下就走,不好好睡一觉的话,晚上的门诊会撑不下去。」 「你真是的,算了,我帮你带饭回来好了,你吃饱了再回去。」梁妙芬拿她没辙。「你想吃什么?」 「随便,我很好养,行什么就吃……」 「叩、叩」两声敲门打断了她们的闲聊,梁妙芬上前打开一个门缝,可不想让外人看见像摊烂泥趴在桌上的周医师模样。 看见门外的人,她有些惊讶地瞠大眼,好一个俊美斯文的帅哥,真是极品! 「请问有事吗?」她客气地问。 「请问周医师还在吗?」凌仕玄问。 「不好意思,周医师的门诊已经结束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晚上周医师还有门诊,请您到时候再……」 「妙芬,等一下。」诊间里面的周佩珊觉得自己好像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即制止护士小姐。「让他进来。」 梁妙芬微微挑眉,审视一眼面带微笑的俊美男人,侧身退开,将门打开,待男人进入之后,再将门关上。 「谢谢。」凌仕玄微笑道谢。 「仕玄!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周佩珊惊讶地喊,随即紧张的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会来?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我没事,你别紧张。」凌仕玄牵起她的手走回桌旁,让她坐下之后,将提在手上的餐袋放在一旁的桌上。「我是来找你一起吃饭。」 「那就好。」周佩珊松了口气,无力的趴回桌上。 「你好像很累。」凌仕玄抬手拨开她落在颊上的发丝,碰了碰她有些苍白的脸色,眼底闪过一抹忧心和关怀。 自从她在这家医院上班之后,几年下来,她的笑容越来越勉强了,他一直想来看看,不过却因为忙碌,一拖再拖,直到奶奶拜托他,帮忙解决他们爷孙俩的心结。 「嗯,是有点累。」周佩珊老实的说。 「我看看。」凌仕玄将她拉起来坐正,认真的审视着她。「果然,看起来是累坏了,你用餐了吗?」

上一篇   第十四章

下一篇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