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 替身娇妻

第十六章

「还没,门诊刚刚才结束。」她无力的说。 凌仕玄见她有气无力,干脆让她靠在他的怀里。 「我请家里的厨师做了午餐,一起吃吧!」他指了指放在桌上的餐袋。 一旁的梁妙芬从一开始就满脸诧异的望着两人的互动,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周医师的男朋友吧?家里还有厨师,可见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如果是的话,那跟周医师还真是门当户对呢。 「你也还没吃吗?」周佩珊问。 「嗯,来找你一起吃饭。」凌仕玄说。 「都快两点了耶!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周佩珊突然想到这点。「该不会在外面等很久了吧?」 「没有多久……」 「说实话!」她才不相信。 「好吧,公司午休的时候,我就出来了,顺路经过家里拿午餐,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到一点。」凌仕玄老实的说。「我看你的门诊还没结束,所以不敢打扰你。」 「你公司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过来?」周佩珊奇怪地问。 「反正都要休息用餐,找你一起吃,比自己吃好啊!」凌仕玄微笑地说。 「这样啊,好吧,我们一起……啊,妙芬?」视线不经意的扫到梁妙芬的身影,害她吓了一跳,她还以为妙芬刚刚让仕玄进来的时候已经出去了咧!「你还没去吃午餐啊?」她有点尴尬地退开凌仕玄的怀抱。 「周医师,这位是……」梁妙芬微笑地问。 「你好,我是佩珊的丈夫,佩珊平时受你照顾了。」凌仕玄主动地说。 「丈……丈夫?!」梁妙芬错愕。 「仕玄!」周佩珊焦急的喊,没想到他会这样自我介绍。 凌仕玄唇一抿,低头望着她,视线瞄到她空荡荡的左手,眼神变得深幽,一会儿才露出微笑。 「怎么了?」他问。 「算了,没什么。」她摇头,话都说出口了也没办法。 「周医师,你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上个星期。」周佩珊不得已的说。 「咦咦?你请假就是去结婚?!」梁妙芬傻眼。 「那个……妙芬,这件事还没人知道,所以请你务必保密。」周佩珊犹豫地要求。 凌仕玄心一刺,但仍保持沉默。 「这是喜事,为什么要保密?」梁妙芬不解,有这么极品的丈夫,干么怕人家知道啊? 「也不是说保密啦,我只是认为这是我的私事,我不喜欢在职场上谈论私事,所以请你不要传出去,好吗?」周佩珊说。 「所以你才连结婚都请事假?」这样太奇怪了吧! 她结婚请的是事假?凌仕玄心里错愕。 「妙芬,你可以答应我吗?」她亟欲取得承诺。 「好啦!我不会到处宣传的。」虽然她觉得很奇怪,可是既然周医师都这么说了,男方似乎对这种状况也没有意见,她又能说什么呢? 「谢谢。」周佩珊松了口气。「你快去用餐吧,时间不早了。」 「那我先走了。」梁妙芬离开诊间,还体贴的帮他们关上门。 诊间里,在梁妙芬离去之后,一瞬间陷入沉默。 凌仕玄起身,踱开几步,假装看着贴在墙上的医学相关海报。 「仕玄,不是要吃饭吗?」周佩珊将餐袋拖到面前,拿出里面两个保温盒,打开看见里面的美食,立即赞叹,「哇!看起来好好吃喔!仕玄,快过来啊!」 凌仕玄静静的面对墙站着,没有转身,不用照镜子,他就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会有多冷冽,这样的表情,就算已经知道不会吓到她了,他还是不想让她看见。 「……仕玄?」似乎察觉不对劲,周佩珊疑惑的唤。 「佩珊,我来找你是不是带给你困扰了?」凌仕玄轻声地问。 周佩珊一愣。 「没……没有啊!」 不是困扰,只是…… 这里对她来说像是战场一样,她已经有很多话题让同事们嚼舌根,她不想再多添一件,更不想让仕玄有机会发现她在这里的处境而替她难过,觉得不愉快。 「是吗?」那犹疑的口气,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难怪以前他因为忙碌一直没能前来时,她却一点也不在意地说没关系,说什么他忙她也忙,不用专程跑一趟。 「当然是啊!」她赶紧转移话题。「仕玄,你们公司休息时间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快来吃饭吧!」 凌仕玄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的确,下午的上班时间确实已经开始了,也好,他可以用这个理由离开。 「你吃吧,我得回公司了。」他说。 「咦?可是你还没吃饭……」她惊讶的站起来,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背对着她? 他……在生气吗? 「开会的时间到了,我得……」身后的衣服被扯住,让他顿住了话。 「你在生气吗?」她直言问,她学不来拐弯。 「不,我没有生气。」他无声地一叹。 「骗人!那你为什么不看我?是生我的气对吧?」她反驳。「你明知道我脑袋虽然聪明,可是却很直,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可以做得此别人都快都好,可是……我学不来拐弯抹角,学不来猜心,你如果有什么不高兴,你必须直接告诉我,要不然我猜不到。」 凌仕玄轻轻闭上眼,觉得自己脸上的冰霜融了。 他伸手到后面握住她扯住他衣服的手,轻轻的拉开。 「仕玄……」周佩珊焦急的喊。 凌仕玄转过身来,低头微笑地凝望着她。 「我真的没有生气。」他温柔地说。 周佩珊蹙眉望着他,一点也不相信,就算现在好像真的没有了,可是刚刚明明就有! 凌仕玄不是她,他很懂得猜她的心思。 一是因为他脑袋九弯十八拐的,不像她那么直,二是因为在他面前,她的表情向来很透明,所以他知道她不相信他的说词。 「好吧!」他妥协。「我是心里有点闷,但真的不是生气。」 「为什么?」 他拿起她的右手。「戒指是因为职业的关系不能戴吗?」 「对,上班时间,戒指、手镯等饰品是不能戴的,不过我穿成项链戴着。」周佩珊从衣服里掏出项链给他看,他们的结婚钻戒就挂在那里。她庆幸医院里有这个规定,因为就算能戴,她也不会戴——在这个工作场所她不会戴。 「如果可以戴,你会戴吗?」凌仕玄进一步问。 周佩珊语塞,反问道:「你……是因为我没戴戒指不高兴吗?」 没有回答,答案反而清楚明白。 「不是,是因为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我来找你,不想让同事知道我的身分,连结婚请的都不是婚假,我在想……」他停了下来,看着她面露惊慌的样子,唇上勾起一抹苦笑。「我大概让你觉得丢脸吧!」 什……什么?丢脸?! 「才不是!」她激动的抓住他的双臂,既震惊又错愕地大喊,「不是这样,你不可以这样胡说八道!」 「可是……你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他叹气。「没关系的,佩珊,你如果不喜欢我来找你,以后我不会……」 「没有没有没有!」她拼命摇头。 「好好,别摇了。」凌仕玄赶紧捧住她的脸,制止她。「你这样会头晕的!」 「已经晕了……」头一晕,往前靠在他的胸膛轻轻的喘气。

上一篇   第十五章

下一篇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