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七章

「你真是的。」他无奈地叹,双臂圈着她,心里对自己轻斥一声,明知道她的脾气,竟然还故意这样闹她,就为了一吐刚刚的怨气吗? 唉!自己的个性真的是太扭曲了。 「我真的没有那么想嘛!」周佩珊委屈的说。 「好,我相信你,是我胡思乱想,对不起。」不希望他来,以及隐瞒婚事都是真的,但他知道她不是觉得丢脸。 要逼她说出来吗? 她大概不会说吧!如果会说,一开始她就不会隐瞒他。 看来只能等她自己愿意说的时候了。 「好些了吗?」他低下头关心地问。 「嗯。」周佩珊离开他的怀抱,吁了口气。 「你快吃饭吧!我真的该回去了。」 她点头,知道他抽空过来已经很困难,也就不留他了。 「你带一个回去,记得一定要吃喔!」她收好其中一个保温盒放进餐袋里交给他。 「好。」他伸手接过,结果她却不放手,他一脸疑惑。「佩珊?」 周佩珊看着他,一会儿像是决定了什么,又把餐袋拿回来,然后便将桌上打开的保温盒全都收了起来。 「佩珊,怎么全都收起来了?」 「我晚上七点开始看诊,下午这段时间可以休息,所以我陪你到公司去吧!」 凌仕玄挑眉,这样的发展他是挺欢迎的,不过…… 「为什么突然决定要陪我到公司去?」他问。 「因为我怀疑你根本不会吃。」她直言。「所以我决定跟你一起回公司,一定要盯着你把它吃完。」 他笑了笑,这确实有极大的可能,一回到公司他八成就是继续埋头工作。 周佩珊收拾好,脱下白袍挂起来,提起餐袋笑望着他。「走吧!」 「我来。」他接过餐袋。 周佩珊在前头先走出诊间,迎面刚好走来一名穿白袍的医师,一看到她,立即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周医师!真巧,我正要找你……哦?」男医师看见周佩珊身后的凌仕玄,有些错愕,笑容微微收敛了起来。 「陈医师找我有事吗?」她客气地问,看见他一直看着凌仕玄,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维持礼貌,客气的喊,「陈医师?」 「哦,喔!抱歉。」陈医师回过神来。「这位是?」 「朋友。」她简单的说,转过头去对凌仕玄道:「我和同事谈一下事情,你先去开车,等一下我们在门口会合。」 朋友啊…… 凌仕玄在心里叹息,她真的很不愿意将他介绍给同事。 「你要搭我的车吗?」他压下心里泛起的一波波郁闷感,平静地问。 「嗯。」周佩珊点头。 「那等一下见。」他说,对陈医师点点头之后,转身离开。 越过转角之前,他回头望去,看见他们两人并肩靠着墙谈话。 佩珊低下头,而那位元陈医师的视线此时越过她的头顶,不偏不倚的朝他望了过来,然后—— 对他露出一抹挑衅的笑。 胸口一股汹涌的怒气顿时席卷而来,他撇开头走过转角,踏出医院,跨着大大的步伐朝停车场走去。 那个笑容当然是挑衅! 他这个丈夫像见不得人似的被敷衍地介绍成「朋友」,又被快速的打发掉,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很……不爽! 虽然已经决定不逼问她,但他怀疑自己有那个耐性等她主动告知原因。 来到车旁,看见车窗上映出的自己,他一愣,又……变睑了。 他开门上车,沉重的将头靠在方向盘上,叹出了大概一年份的气。 明明面对商场上的竞争敌手、面对尔虞我诈的商业策略,他都能谈笑用兵、从容不迫地运筹帷幄,偏偏一遇到和她有关的事,就算只是一点小事也能扰乱他。 这种状况过去还不明显,因为他压抑惯了,直到最近,情感有了出口之后,一切好像都失去控制了。 不行,他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他得恢复控制才行,否则……一定会吓到她的! 他看了看时间,从餐袋拿出一个保温盒放在副驾驶座上,然后便提着袋子下车,走进医院。 一会儿他再出来,手上已经不见餐袋,上车之后便发动车子,直接离开医院。 【第七章】 周佩珊拿着手机,看着萤幕上的讯息。 对不起,有个重要会议必须马上回公司,你的午餐我寄放在服务台,我的份我带走了,我保证我会找时间用餐。 这是仕玄发给她的简讯,在她在医院门口等不到他车子时收到的。 从服务台拿回餐袋,回她的办公室,却已经没了胃口。 她打电话给他,结果是姚秘书接的,说他在开会,交代除了圣心医院的电话之外,其他电话都不许接进去。 她留了话,请他会议结束务必回电话给她。 可是整个下午,她的电话响了好几次,但都不是他。 她的手机有插播功能,就算关机,也有系统的「谁来电」通知功能,她不可能漏接他的电话,所以是他没有打电话给她。 她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当她脱口介绍他是「朋友」之后,她就感受到他不悦的情绪。 整个下午她都恍恍惚惚的,晚上门诊时间,因为自己的职业道德,以及对病患的责任,她才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专心看诊。 结束门诊之后,她不敢回他家,也不敢到圣心医院去,于是车子开着开着,竟然就回到娘家了。 她知道,自己惹他生这么大的气,觉得有些心虚、有些逃避,所以她不敢见他。 「……珊?佩珊?」周致皓不知道叫妹妹叫了多久,最后终于出手推了一下她的额头。「佩珊!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啊?」 周佩珊不防,就这么轻易的被推倒在沙发上。 「你推我干么啊?」她不爽地质问。 「你的手机在响啦,干么!都不知道叫你几百声了。」这家伙吃错药啊? 她的手机?仕玄?! 她飞快扑上前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看也没看就迫不及待的接通。 「喂?」她期待地开口。 「佩珊吗?我是丽娟。」 「原来是丽娟喔!」周佩珊整个人沮丧的窝倒在沙发上。 「喂喂,你这是什么口气?是我就这么失望啊?难道你在等谁的电话吗?」 「没有啦!」周佩珊振作起来。「找我有事吗?」 「暧,你记得黎先生吧?」 「黎先生?」周佩珊微微一愣,她当然记得,只是不懂丽娟为什么提起那个被打鸭子上架的相亲对象。「记得啊,你介绍给我的那个黎先生嘛,提他干么?」 一旁的周致皓竖起耳朵,朱丽娟介绍的?就是上次佩珊相亲的物件喽! 「你要不要见他?」朱丽娟问。 「见他?」什么意思?丽娟又不是不知道她结婚了。 见他?周致皓狐疑。要见面吗? 「他病了,住在你们医院,好像病得很严重。」 「咦?真的吗?」周佩珊坐直了身子。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暧,你有空的时候去看看他吧!有认识的医生,看能不能得到特别的照顾。」 「好吧,明天早上我门诊之前可以抽出一些时间过去。」 周致皓挑了挑眉,综括老妹方才的答话和反应,他猜到应是对方提出见面,而老妹很惊讶……或惊喜?然后迫不及待的马上定下明天一早见面。

上一篇   第十六章

下一篇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