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 替身娇妻

第十八章

喔喔!仕玄危险了,老妹她该不会想爬墙了吧? 「好,再见。」周佩珊道了声再见,放下电话。 一转身,重新窝上沙发,抱着膝盖发呆了。 「佩珊。」周致皓喊她。 「干么?」她懒懒地瞥了老哥一眼。 「今天怎么想到要回娘家?」周致皓问。间接的提醒她,她已经是人妻了。 「没为什么,难道我不能回来吗?」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 「干么这么冲啊?你和仕玄吵架了吗?」周致皓蹙眉,关心地问。 「没有。」她闷闷的躺回沙发。「如果他跟我吵一架的话,我可能还痛快一点。」 「发生什么事了?」周致皓坐到她旁边,准备来一场辅导。 周佩珊望着老哥,几度张口,欲言又止。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哥说。 她在医院的处境是她最不愿向家人提的,而和仕玄这场不愉快,却和此息息相关,她要如何取舍拿捏? 「怎么了?事情这么难以启齿吗?」周致皓很是讶异,向来直爽直言的妹妹,竟然会这么犹豫不决。「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不过佩珊,你说如果仕玄跟你吵一架的话,你可能还比较痛快一点,是吗?」 「是啊。」她叹息。 「那我请问你,你躲回娘家避难,就算仕玄想吵,怎么吵?」 周佩珊一愣,是啊!就算要吵,也得见面吵,她心虚躲回娘家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哥,我回去了。」猛地站起身,匆匆交代一声,就飙出大门。 「你要回去哪里?」周致皓追了上去。 「回去找仕玄啊。」 「你知道他现在是在家?还是在医院?或者是在公司吗?」 周佩珊一顿,她就是不知道,因为他不接她电话,又不回她电话啊! 「我先到医院去,如果没有,再找其他地方。」她说完便直接钻进车子里。 目送老妹的车子呼啸而出,周致皓摇摇头,一会儿转身回到屋子,看向电话,微微一笑,上前将电话拿起。 凌仕玄阖上手机,将自己沉进沙发里,抬手掩脸,轻轻的叹了口气。 致皓说,佩珊到医院来找他了。 不过这不是他叹气的原因,而是因为致皓说,佩珊很难过,整个晚上不是发呆就是盯着手机失神,午餐和晚餐都没吃,保温盒里面的食物都还是完好的。 其实他并没有生气,离开只是想让自己冷静,好好思考佩珊行为背后的原因,但……他不否认自己有些赌气,所以才故意不接她电话,也不回她电话。 不过她会躲回娘家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依她的个性,不管谁对谁错,在他不接也不回电的时候,她应该会直接冲到他面前骂他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才对。 轻叹了口气,他拿起从公司带过来的公事继续处理,在接连看错了好几个数位,心思飘走了好几回之后,他终于放弃。 将桌上的档放回公事包里之后,他起身走进病房。 奶奶已经睡了,他轻轻的为她拉好棉被,温柔的抚摸奶奶的白发。 想到从致皓那里得到的消息,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据说,平常他上班的时间,奶奶可没有乖乖的窝在病房里,还是依照她过去的作息,参与妇女会或是社区关怀协会的活动,每周三天在圣心当志工。 前两天,周爷爷通知他,奶奶病情恶化,被送进加护病房,禁止探视。而事实上是,奶奶和社区妇女会的人去东南部参加两天一夜的旅游。 今天一早,奶奶和周爷爷还参加关怀协会举办的长青健行活动,早上六点集合,到了下午五点才回到医院来。 因此,每次他要来医院之前,都会事先打电话向周爷爷「报告」,先关心奶奶的病情,然后说自己大概几点会到医院,免得让老人家露出马脚。 「手术」安排在明天,只要「手术」过后,奶奶就会「痊愈」了。 「我爱你,奶奶。」他喃喃低语。「你要活到很老很老,活到我儿子结婚,抱到我的孙子才行喔!」 弯身轻轻的亲吻一下奶奶的额头后,才直起身子准备回起居室,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身影静静站在起居室与病房相通的门口。 「佩珊……」他低声呢喃。病房昏暗,光线是从她背后的起居室那边投射进来的,让他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见她举步走进病房,他立即迎上前,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回起居室,然后反手将门关上。 「仕玄,我……」周佩珊才刚开口想要道歉,便被拥进一个温热的怀抱。 「佩珊……」他叹息似的低喃,放开她,捧起她的脸,俯首吻上她的唇。 周佩珊傻了,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不是在生她的气吗? 他不是气得不接也不回她的电话吗? 她明明是抱着不管他要怎么惩罚她,她都甘愿接受的心情前来求和的啊! 刚刚看见他对凌奶奶亲爱的态度,听见他对凌奶奶说的话,她心里充满感动,舍不得打扰这样的气氛,打算再等一下,然后,他发现了她。 她什么都来不及说,他便紧紧的抱住了她,用着那样的语气低唤着她的名,就好像……看见久违的爱人,叹息似的呢喃出想念一般,然后,热烈的……吻她。 更多的问题纷纷窜进她的脑海,表演亲密不是应该在有观众的时候吗?为什么他现在…… 没办法思考了,她现在的大脑无法敞这么高难度的工作,但她惶惶不安的心,却也因此安了下来。 最后,当他终于放开她的唇时,她只能气息紊乱的瘫软在他怀里,拼命的喘着气,试图补充缺氧的大脑。 他的气息也很急促,双臂再次紧抱着她,像要将她揉进骨血里似的。 很久很久之后,当她呼息终于平缓下来时,才缓缓开口—— 「仕玄……」她声音略微沙哑地唤。 「嗯?」他轻抚她的发,低声应道。 「奶奶睡了吧?」 「嗯,睡得很熟。」 「这里应该没有其他人在吧?」 「只有我们。」 「那……你为什么吻我?」 「因为我想吻你。」他微笑。 她微微红了脸,比起以前的理由,她发现自己比较喜欢这个答案。 「对不起,仕玄。」她低声道歉。 「不,是我不好,你不需要道歉。」 「为什么?明明是我的错!」 「不是的,是我不该去医院找你。」他低低的说。 「仕玄,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认为我让你丢脸,对不起,那时后我是开玩笑的,我并没有这么认为。」凌仕玄澄清。「但是佩珊,你无法否认你不喜欢我去找你,以及你不想让同事知道我们的关系这个事实,对吧!」 周佩珊低下头,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佩珊,你为了帮我已经牺牲很多,你有不想说的事,我不会强迫你告诉我原因。」他侧身靠坐在她对面那张沙发的扶手上,双手插在裤袋里,低垂着头说:「我因为这件事觉得心里难过,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好好调适的。」 周佩珊望着他,几度张口,又闭上,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开口—— 「好,我会告诉你原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上一篇   第十七章

下一篇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