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替身娇妻

第一章

【第一章】 大大的办公桌上,堆着一叠叠的档。 坐在办公桌前的凌仕玄,审阅过一份又一份的档,签署了一桩又一桩金额庞大的企划和交易,俊美面容有着儒稚气质,看似温和的眼神,却有一丝精锐掩藏其中。 「叩、叩、叩」三下敲门声响起,凌仕玄头也没抬的喊了声「进来」。 一会儿,办公室门被打开,美丽的秘书小姐端着咖啡走进来。 「总经理,您的咖啡。」 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轻轻的放在桌上,他拾起头来,看见秘书抱着托盘站在前方。 「谢谢,这正是我需要的。」凌仕玄浅浅一笑,端起咖啡啜了一口,微微挑眉,最近几天咖啡的味道似乎每天都不一样。 「总经理。」姚淑晨柔声唤。 「什么事?」凌仕玄淡应,放下咖啡,埋头继续审阅档。 「最近我在朋友的推荐下,试喝了好多种咖啡豆,从中挑选了几种,不知道总经理觉得如何?喜欢哪一种?」姚淑晨期待地望着上司。 「姚秘书,我对咖啡不懂,也没有特别喜好或不喜好的,这种小事还不需要由我决定,公司也有专门采购人员,我不希望属下浪费时间去做不需要的事。」凌仕玄垂眼继续审阅档,右手拿着一支名贵的钢笔,左手轻轻的在笔身滑动。 姚秘书表情微黯,满心的爱慕再次被泼了一盆冷水,可是仅一下子,她立即又恢复过来。 「总经理,我是利用下班时间去挑选的,并没有耽误到公事,请总经理放心。」没关系,只要总经理没有爱上别人之前,她都还有机会!「因为总经理每天都会喝咖啡,所以我希望至少能让总经理喝到真正喜欢的……」 「我说过我对咖啡没研究,喝咖啡只是习惯,就算是普通的即溶咖啡,我喝起来也都一样。」凌仕玄打断她。「谢谢你的费心,不过没有那个必要。」 「是,我知道了。」姚淑晨失望地说。为什么和她想得都不一样呢?她还以为总经理会觉得她很用心,会感动她为他的费心,然后…… 「上总的合约打好了吗?」他突然问。 「是的,已经打好了,就等总经理做最后的过目。」她立即说。 「拿给华特助就行了,上总的合约我已经交由他全权处理了。」他回道。 「是,我知道了。」 「还有事吗?」他口气冷淡问道。 「我告退了。」姚淑晨一鞠躬,临转身前又看了上司一眼,才黯然垂眼,离开办公室。 「啧!」凌仕玄轻啐一声,视线落在钢笔上,才又缓和了表情,继续翻阅桌上的文件,试图消化掉一些高度。 被埋在档堆里的专线电话,此时蓦然响起。 他拾起头来,捏了捏鼻梁,才伸手接起电话。 「我是凌仕玄。」他一心两用,视线重新落在桌上的档上头,在档末端签上名字,合上,丢到阅毕的档篮里,拿来另一份档继续审阅。 「仕玄,我是周爷爷,打扰你上班了吗?」 「不会,周爷爷找我有什么事吗?」凌仕玄有些疑惑。 周升永,是祖父的好友,圣心纪念医院的创办人,也是现任院长,他们两家是世交,在他的父母因意外去世之后,周爷爷对他们祖孙俩更是照顾。 「仕玄啊,你冷静的听我说,你奶奶今天在圣心当志工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了。」 「什么?!」他因惊愕站了起来。「怎么会……奶奶现在……」 「现在在加护病房,还不能探视,不过你还是拨个时间到医院来一趟,我要和你谈谈你奶奶的病情。」 「我知道了,我把事情交代一下,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他立即抄起外套穿上,将钢笔插进胸前的口袋,打开抽屉拿起车钥匙的时候,视线不经意落在抽屉里的一份报告上,动作一顿,伸手拿起那份报告,坐回椅子,微蹙眉凝思,一会儿再次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致皓,是我。」 「仕玄?真稀奇,你这个大忙人竟然会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我。」周致皓讶异地调侃。 「那是因为我刚刚接到你爷爷的电话,说我奶奶在医院的时候心脏病发了。」 「……」周致皓停顿了一秒钟,才缓缓地开口,「是吗?我会去了解状况,你个用担心,我们会尽全力照顾凌奶奶的。」 「我知道你们会尽全力照护,这不是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凌仕玄说。 「呃?你的目的是?」 「我只是要问你,奶奶的检查报告两个星期前才出来,明明一切健康,为什么冒突然冒出心脏病,还严重到被送进加护病房,禁止探视?」 「仕玄,你是在质疑我们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品质吗?」 「没错,我确实是在质疑,如果贵院的健检成效如此之差的话,我想有这个必要让社会大众知晓。」凌仕玄故意说。 「仕玄,我说过我还不了解状况,等我了解了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致皓,我们是好朋友,对吧?我相信你不会欺骗我,对吧?」 一连两声「对吧」让电话那端的周致皓冒了一头冷汗。 唉唉唉,他就知道仕玄不可能这么轻易上当,他劝过爷爷和凌奶奶的,偏偏两个老人家一点也不了解这家伙肚子里有多阴险诡诈,从来只有他骗人,哪会让人骗去啊! 「那个……仕玄,你不会把你那些阴险的报复手段用在我身上吧?」 「呵,怎么会呢?我是媒体公认最随和亲切,有邻家大哥之称的人啊,怎么可能会使什么阴险的报复手段呢?你太多虑了,呵呵……」 「拜托,你不要这样笑。」周致皓忍不住求饶。 随和亲切?邻家大哥? 是啦!他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形象,媒体也确实都是这么形容他的,可是难道都没人觉得奇怪吗? 所谓商场如战场,无奸不成商,最好一个随和亲切的邻家大哥能以年仅二十三岁之龄便接掌家族事业,让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企业集团重新站稳脚步,不仅补足了亏损,偿清了债务,这些年来还成长了百分之三百不止啦! 「致皓,我等一下有一个专访,不过因为奶奶突然心脏病发,我得取消专访赶去医院,理所当然的,必须给人家一个交代对吧!交代过程中,我想我难免会忍不住质疑一下贵院的健检品质,到时候如果有什么贵院的负面消息上报,就请你和周爷爷多包涵了。」凌仕玄非常抱歉兼遗憾的说。 「仕玄……」周致皓无奈喊道。 「当然,如果说另有隐情,你又愿意告诉我的话,那看在两家世交,我们又是好朋友的份上,我会考虑不再追究。」他下了最后通牒,给他一个自白的机会。 「好吧,我知道了,我就老实告诉你吧!」周致皓抚额叹息,认输了。 「真是令人欣慰,那么我就洗耳恭听了。」 「上个礼拜,我老婆生了……」周致皓缓缓道来两个老人家这么搞的原因。 凌仕玄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是一直知道奶奶希望他能早点结婚生子,却因为公司事务繁忙,所以事情就这么让他一拖再拖地敷衍过去了,只是他没想到,因为同龄好友致皓上个星期升格当爸爸这件事刺激到奶奶,让她使出这种终极逼婚手段。

上一篇   序言

下一篇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