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 替身娇妻

第十九章

「听了之后,不要介入、不要插手、不要劝我,也不能让我的家人知道。」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你。」凌仕玄轻蹙眉头,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认真的审视着她。「是医院里的问题是吗?」 「是。」周佩珊说。 「我想,就算我知道以后,打算介入、打算插手,或是打算劝你什么,应该也不会动摇你的决定吧!」她的固执,他和她的家人都领教过了,她坚持且已经决定的事——虽然少之又少,除非她自己愿意,否则没有人能改变。 「没错。」她肯定的说。 「好,我答应你。」他在她身旁坐下。「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请你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当你累了、撑不住的时候,有我在,好吗?」他轻抚她的脸,温柔地说。 周佩珊心头瞬间盈满热热的浪潮,一波一波冲击着她的胸口,那酸楚又甜蜜,让人心痒难耐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她只知道,这一刻,她想紧紧的抱住他,想……吻他! 而她,也真的那么做了。 当她倾身,首次将她的唇主动印上他的时,凌仕玄惊讶地瞠大了眼。 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接触,但对他的意义却远大于他吻她久久。 「为什么?」他轻声地问。 「不知道,就是突然想吻你。」她微微红了脸,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 凌仕玄笑了,欣喜极了。 「随时欢迎。」他说,然后收到一个带着娇嗔的白眼。 「我要说了,你听不听?」气氛似乎变得轻松了些,周佩珊把话题拉回,觉得自己也可以说出口了。 「洗耳恭听。」 然后,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 「你知道在正常的情况下,一个医学系毕业,拿到医师执照后的医师,需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成为主治医师?」 凌仕玄摇头,他也不认为佩珊是真的在问他。 「至少需要十到十四年的漫长训练,运气不好的话,甚至怎么升也升不上VS。」她说:「那你知不知道,我从就读医学系到成为主治医师,花了多少年?」 「十年。」这他倒是很清楚。 她从小就一直跳级念书,十六岁的时候,便和致皓一同考上医学系,七年的医学系,她只花了五年的时间完成,并考取医师执照。 之后,她的医路便平步青云,快速的爬升,没多久又接连考取了专科和次专科的执照,然后在前年,她正式成为新生医院的主治医师。 反观致皓,目前还只是圣心医院的住院医师R3。 「没错,包括念医学系,别人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我却只花了十年。」周佩珊语调轻缓。「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 「代表你北常人更努力,比常人付出更多心血。」他说。 周佩珊微愣,眨了眨眼,望着他。 凌仕玄微微一笑。 「当别人在玩乐的时候,你在读书;当别人还在抱怨教科书多难念,专有名词多难背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里见习;当别人还在了解医院究竟是如何运作,书本上的知识又是如何运用在实务中时,你已经跟在周伯伯身边做一些基础工作,不管是打针、换药、打点滴、插鼻胃管、插尿管、伤口缝合……等等,甚至开始负责一两个病人,开立一些简单的药方。 「别人一天花八到十个小时学习,你却除了短短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之外,全部都用在读书、学习、研究、以及实务上,有时候就连吃饭都会忘记,废寝忘食这句成语用在你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如果以时数来计算的话,你的时数绝对超过那些年资二十年的人。」 「为什么你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他真心地说。 一直一直都在看着她? 周佩珊张着嘴,傻傻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闭上,露出笑容。 「我又想吻你了。」她低哑地说。 「为什么?」凌仕玄还是笑问:「就因为我说了那些实话吗?」 「因为你看见了我的努力。」她说:「因为我现在心里有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涨得满满的,像要胀破我的心一样,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什么样的感觉?」凌仕玄感兴趣又期待地问。 「有一点想哭,酸酸楚楚的,又不是真的难过,反而有一种甜蜜喜悦,觉得心痒痒的,就是很想做些什么的感觉,你知道吗?」 凌仕玄瞠大眼,旋即绽开了迷人的笑靥。 「佩珊,先不说这个,把话题拉回来。」 「喔……」周佩珊点头。「我是很努力,可是……他们却不这么认为。」 「他们?」凌仕女微蹙眉,不可能是她的家人,那么……「你的同事?」 「嗯,他们认为,那代表特权。」她低声的说:「在那里,不管我得到什么赞赏、褒扬、加薪、升官,就连得了奖,也都能将之归到特权上头,因为我是医界龙头圣心纪念医院的千金,我的成就属于这个身分,而我的努力成为泡影。 「在那里,已经有太多关于我的话题供他们闲聊解闷,我习惯了,无所谓,但是我不希望你也成为其中之一,只要一想到那些人会怎么谈论你,我心里就不舒坦,我也不希望你有机会发现我在医院的处境而替我难过,或替我觉得生气,所以……」 「所以你才不希望我去医院,也不想把我介绍给同事认识。」他明白了。 「嗯。」她点头,然后拾起头来提醒他。「你答应过你不会介入、不会插手,更不会劝我的,所以别劝我离开。」 「我知道,既然答应了,我就会遵守承诺,你别担心。」他笑,轻轻的将她拥进怀里。「不过我总算知道爷爷为什么那么生你的气了。」 「因为我坚持不在圣心任职,不是吗?」 「不是。」他摇头。 「那是为什么?」她仰头望着他,明明就是这样啊! 「因为你否决了他的人生。」 「什么?」周佩珊错愕。 「因为你一心只想摆脱'圣心医院的千金'这个身分,圣心是爷爷创办的,你是他的宝贝孙女,是由他传承下来的证明,这两者,是他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你从小因为这个身分得到许多好处,包括丰富、无后顾之忧的物质生活、良好优秀的学习环境等等,你能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医师,除了你本身的才能和努力之外,那些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可在这之后,你不仅否决了它们,还认为它们妨害了你。」 「我……我不……我……」周佩珊语结,说不出话来。 她想否认,却说不出口。 她急于摆脱那个身分是事实,她甚至认为那个身分害苦了她也是事实,她无法反驳,但是……但是她真的……真的没有那种想法啊! 「我知道你没那种想法,不,应该说你根本没有想,你忠于自己的感觉,却因此忽略了他人的感受。」凌仕玄淡淡一笑。「就只是这样而已。」 【第八章】 周佩珊怔怔地看着他。 他说,就只是……这样而已? 在他告诉她,她的行为是「忘恩负义」、是「过河拆桥」、是「兔死狗烹」、是「鸟尽弓藏」,言而总之,他在告诉她,她是个不知感恩,自私自利的人!

上一篇   第十八章

下一篇   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