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一章

「我决定递出辞呈,虽然没办法马上离开,但是这次合约到期,我不会再续约了。」决定一说出门,心情蓦地开朗明亮了起来,仰头笑凝着他。「哈,原来我一直在勉强自己,否定自己的存在,现在接受了原本的自己,突然觉得好轻松喔!」 「这可是你自己决定的喔!」凌仕玄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这些年来,她虽然还是笑着,但总像是飘着一朵乌云一样,随着时日过去,乌云越积越厚,她的家人担心,他更是心疼不已,所以才会决定探究原因。 如今她终于又露出这种万里无云的开朗笑容了,这才是原本的她啊! 「当然是我自己决定的。」周佩珊奇怪的看他一眼,抱着衣物转身走进浴室准备洗澡。 「佩珊。」凌仕玄伸手将她拉了回来,双手松松的圈在她的腰上,在她腰后交扣。 「干么?」她仰头望着他。 「你之前问我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对吧?」 「你知道?」 「知道。」凌仕玄点头。「你想知道吗?」 「想啊!要不然我干么问你?」 「好,我告诉你。」凌仕玄凑进她,在她耳边性感的低语,「那是恋爱的感觉,你爱上我了。」然后稍稍抬起,微笑地凝望她瞬间变得呆滞的表情。 「嗄?」周佩珊微张着嘴,他刚刚说,那是……恋爱?她……爱上他?! 「还有,刚刚我是吃醋没错,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已经爱上你了。」 什、什么?!他…… 他放开她,将她转个身,轻轻的推她走进浴室。 等等、等一下,她还没…… 凌仕玄站在门外,将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道:「我爱你。」 门内没有任何动静,他知道她呆住了,需要一点时间恢复和思考,而他,在冲动的表白之后,也需要时间来做心理准备——如果她无法接受,退缩的话…… 抬手抹了抹脸,他转身走向病房。 他爱她?! 周佩珊背靠着门,震惊极了,一时腿软的靠着门滑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怎、怎么会呢? 他们明明……明明是哥儿们啊! 虽然他和哥哥同龄,但是却是她和仕玄先交好的,最常在一起的也是他们,一起笑闹、一起读书、一起捣蛋——她捣蛋,他陪她,一起受罚——他替她受罚,她陪他,一起度过许多快乐和伤心的日子,她以为,他们就是这么好的哥儿们,如今他却说……他爱她! 脸颊不由自主的发烫了起来,所以,那些亲昵的行为,其实不只是表演而已吗? 等等等、等一下! 他刚刚还说,她那种不知所以的感觉,叫做恋爱! 他他他、他说,她爱上他了! 哇啊——她蹲了下来,将脸埋进衣服里,那种搔搔痒痒、纠纠结结,那种酸酸又甜甜的感觉,真的就是恋爱吗? 她有些恍惚的站了起来,将换洗的衣物放到架子上,转身打开水龙头,调整好水的温度,趴在浴缸边,手拨弄着渐渐增加的水。 她搞不懂。 瞪着渐渐升高的水,她的手停了下来,她真的……搞不懂,他为什么能这么确定那就是恋爱的感觉?为什么可以这么斩钉截铁的断言她爱上他了? 她是真的……爱上他了吗? 还是……这又是他另一个心机? 猛地摇摇头,仕玄是心机了一点,但是她相信这么重要的事他不会欺骗她。 所以,如果不是她真的爱上了他,就是他误会了。 误会……吗? 是啊!一定是误会了,要不然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了,哈、哈! 她忍不住在心里干笑两声,又觉得沮丧提不起劲来,她知道就算解开了误会,两人的情谊似乎也无法再恢复原本的纯粹了。 站起身关掉水龙头,犹豫了一下,才悄悄的打开浴室门探看。 他不在休息室里,应该还在病房吧! 她闪身走出浴室,抓起包包,悄悄的溜了。 她现在没有办法面对他,她需要时间好好的想一想。 稍后,凌仕玄从病房回来,休息室里没有周佩珊的身影。 「佩珊?」他疑惑地走到浴室门口,敲了两声,门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额头抵着门板,缓缓的闭上眼睛,他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握着把手轻轻一旋,门……开了。 浴缸里的水半满,已经冷了,干净的衣物整齐的摆放在架子上,也就是说,她连澡都没洗就逃了。 该是他前脚进病房,她后脚就偷偷溜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确定了她并不在里面时,心还是痛了起来。 有些后侮自己冲动的表白,明明知道若不让她自己先想清楚自己的感情,而贸然知道他对她的感情的话,她的思考会卡在死胡同里,他却…… 跌坐在床沿,弯身将脸埋进掌中,果然啊!嘴角勾起一抹苦涩,他真的……太了解她了。 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了她的电话,响了很久,系统进入语音信箱。 他切断,再拨,这一次在进入语音信箱之前,电话终于接通。 「喂?佩珊?」电话里没有声音,他疑惑地唤。 「呃!嗯。」好一会儿,她才出声。 「怎么没说一声就离开了?」他口气一如往常。 「对不起,我……突然想到有一些资料还没准备,因为明天一早就要用到,所以……」 听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凌仕玄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忍不住自嘲的一笑,或许他该庆幸她还愿意接他的电话,还愿意找借口应付他,而不是直接判他死刑。 「在家里?还是在你租屋的地方?」 「在……租屋的地方。」 「我知道了,那你忙吧!奶奶明天动手术,所以今天我会留在医院,明天也不会去公司。」他平静的说。 「奶奶明天几点进手术房?」 「早上八点,我知道你有事,不用过来没关系。」 「对不起……」 「没有必要说对不起,佩珊。」他无法确定她的对不起是为了什么。「你还要准备资料,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也别太晚睡,再见。」 没有等她说再见,便结束了通话。 往后仰倒在床上,抬手以手臂遮住眼睛,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坚持下去了…… 朱丽娟盘腿坐在沙发上,审视着坐在对面表情非常异常的好友。 三更半夜浑身湿答答的跑来找她,害她门一开差点爆笑出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是在外面被自动洒水器喷湿的。 不能怪他们将自动洒水器设定在这个时间,毕竟谁会料到,这种时间还会有访客莅临呢? 她出借浴室让她先洗个澡,初春的天气可还是冷得可以,她可不希望她感冒了。 然后,洗完澡出来的她,就这么不说一句话的窝在沙发上,电话响了,要接不接的犹豫了老半天,等电话断了之后才一脸懊悔,然后电话再次响起,又开始犹豫,她实在看不下去,干脆帮她按下通话键。 啧!一点也不像她认识多年的周佩珊了。 「怎么了?」朱丽娟见好讲完电话之后,愣愣的瞪着手机,终于受不了好友的这般古古怪怪,主动开口询问。

上一篇   第二十章

下一篇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