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二章

「他……挂我电话……」周佩珊呢喃。 「挂你电话?有吗?」朱丽娟不解,刚刚她帮佩珊接通电话的时候,故意用扩音的,所以她也听见电话内容,两人的对话看起来是结束了,不挂电话要干么? 「每次讲电话,他都是等我先挂的……」 「你们吵架了?」虽然刚刚听不出来有什么火气,但是凌仕玄刚刚说「怎么没说一声就离开了」,显示佩珊是不告而别的。 周佩珊摇头。 「不是吵架啊?那出了什么事让你三更半夜离家出走,还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朱丽娟好奇了。 「呐,丽娟,我问你喔!」周佩珊终于开口。「你怎么知道你爱上你老公的?」 「这是什么问题?」朱丽娟疑惑。「为什么会不知道?」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你的感觉就是爱情?」 朱丽娟审视着好友一会儿,才微微一笑。「你先说说,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因为我搞不清楚对仕玄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明明是哥儿们不是吗?怎么会说我对他的感觉是爱,还说什么他从很久以前就爱上我了。」周佩珊一脸苦恼。 朱丽娟眨眨眼。「请容我再问一个问题,你们宣布要结婚的时候,不是说你们瞒着大伙儿谈恋爱很久了,你们很相爱吗?」 周佩珊愣了愣,随即惊恐的望向朱丽娟。 「啊……我、我是说……说……」周佩珊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天啊!她竟然忘了这件事,这下穿帮了啦! 「周佩珊,你最好老实招来!」朱丽娟扳动手指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一脸威吓。 「哇!对不起啦!我们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周佩珊抱头求饶,赶紧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 「所以你就自告奋勇了?」朱丽娟讶然。 「我本来是建议找爱慕他的人或是应征新娘,结果因为仕玄说……」叽哩呱啦地,又把当初凌仕玄的说词重达了一遍。 「所以你们预计凌奶奶康复之后就离婚?」朱丽娟问。 「应……应该是这样吧!」 「应该?」 「这个……我现在想想,好像没有确切的说出这个结论耶!」她是有这么提过,但是仕玄好像……没有回应。 朱丽娟挑眉。「你刚刚说,凌仕玄说他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 周佩珊脸上微红。「是啊!」 「啧啧!这家伙,真是太阴险了。」朱丽娟啧啧摇头。 「什么?」周佩珊疑惑。「仕玄怎么会跟'阴险'这个词扯在一块呢?」 「周佩珊小姐,如果凌仕玄是真的爱你很久了,那么从你的叙述来推断,我可以断言一件事。」朱丽娟说。 「什么事?」她好奇。 「打从一开始,凌仕玄锁定的结婚物件就只有你而已!」 【第九章】 「咦?可是……做这种提议的,从头到尾都是我啊!」 「小姐,你脑袋就算直,但还不至于蠢吧?你想想看,不管你提出什么建议,他不是都一一驳回吗?」 「他也不是驳回,他只是分析状况让我理解。」 「那就是驳回!」朱丽娟差点吐血,真是的,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咧!「虽然他不是直接拒绝,虽然他分析的理由合情合理,但是追根究底就是在告诉你,你的提议被驳回,然后再引导你一步一步踏进他设好的陷阱,自告奋勇的举手推荐自己。现在你懂了吗,周佩珊小姐!」 周佩珊被朱丽娟的气势稍微吓到,忍不住微微缩了缩肩,直觉反应如果她敢说不懂,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懂、懂了。」因此,她点头,可是还有但书。「不过他有劝我,他说婚姻是终身大事,说事情不会像我想的那么单纯,有叫我考虑啊!」 「因为他太了解你了,以你这种讲义气的个性,怎么可能因为这样就打退堂鼓呢?尤其是你那颗超直的脑袋,根本不可能想太透彻为什么会不单纯,对吧!」朱丽娟猛摇头。「凌仕玄好深的心机啊!竟然把他奶奶给他的危机变成拐到你的转机,阴险阴险,真是太阴险了。」 周佩珊错愕的张着嘴,如果丽娟猜对了,那……连她被他这样又那样,还被他拐骗换她主动亲近他,到最后,除了最后一道关卡之外,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全都做尽了,那些在人前的亲昵行为,不是为了取信他人的表演,私底下的也不是为了不在人前穿帮所做的训练,全都是因为……他爱她? 心脏重重的鼓动,敲击着胸腔,她有些惊慌的抓住衣领,惊慌却又……欣喜! 她应该气他对她用心机的,可是她却发现,她一点火气也没有,当惊慌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雀跃、是欢喜。 「你看起来很开心。」朱丽娟说。看样子她可以不用替她分析她的感觉是不是爱情了,从她的表现看来已经很明显了。 「是、是吗?」周佩珊愣了愣。「好像是耶,可是为什么?我应该会很生气才对,他这样太不够朋友了啊!」 朱丽娟突然软倒在沙发上,差点口吐白沫。 「我开始同情凌仕玄了。」她无力的说。面对这种常识白痴,也难怪凌仕玄需要心机用尽,他应该是已经确定佩珊也爱上他了,所以才表明自己的心意,却没想到这个白痴连自己的心意都还搞不清楚。 「咦咦?为什么?」周佩珊不解。 「因为他谁不爱,偏偏爱上一个笨蛋。」明明行情很好,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呢?可怜啊! 「丽娟,你也没必要把我说成这样吧?」周佩珊不满地嘟嘴。 「佩珊啊!我这么说已经很客气了耶!难道你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吗?」朱丽娟只手托腮,笑盈盈地望昔她。 「你好过分喔!难道我真的那么笨吗?」周佩珊抗议,明明从小跳级读书,成绩斐然,偏偏家人和一干好友常常对她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有时候她都会忍不住开始怀疑,从求学到执业那些斐然的成绩,其实是测试笨蛋级数的,成绩越好就表示你的笨蛋级数越高? 「算了,我也不强求了,言归正传吧!」朱丽娟笑叹,其实因为她就是这样,所以他们这些年长她数岁、曾经在不同时期跟她有过同窗情谊的人,才会都这么喜欢她。「你想不透你为什么不生气吗?」 周佩珊摇头。 「那你告诉我,你对凌仕玄有什么感觉?」 「他是一个很讲义气、很照顾朋友的朋友……」 「Stop。」朱丽娟制止。「我不是在问你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指的是感觉。」 「感觉啊……」周佩珊有些苦恼。「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不然你告诉我,爱情是什么感觉就好了。」 「佩珊,对于爱情,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不仅会因人而异,还会因时、因地、因环境的不同而有不一样的变化,所以与其问我的感觉,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感觉吧!」 周佩珊双手环抱着膝盖,表情万分苦恼。 朱丽娟久等不到后续,再次投降。 「算了算了,你不用想了,我问,你来答。」 「喔!不要问得太深奥,我会不知道怎么回答。」周佩珊提醒。 「放心,是很简单的问题。」朱丽娟笑容有点邪恶。「你们现在的关系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关系?」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下一篇   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