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三章

「肉体关系,小姐!」朱丽娟咬牙嘶声道。要不是顾虑到现在夜深了,家里还有个正值好奇宝宝阶段的小朋友,她真想大吼。 周佩珊涨红了脸,猛烈地摇头。「没有没有。」 「没有?」朱丽娟皱眉。「你是说,你们平时在人前拼命放闪光,亲亲热热的好像随时都在发情的样子,私底下却什么也没做?」 「呃,也……也不是啦!就是……没有……那个……呃……最后……」 「我懂了,该亲该抱该摸的全都做了,只差最后一步。」 「呃,嗯。」周佩珊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头垂得下巴已经碰到胸口了。 「好,那现在问题来了。」朱丽娟一拍手。「你说你是把凌仕玄当好朋友,当哥儿们,是吧?」 「是啊!」周佩珊点头,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这么混乱咩! 「那我问你,你有几个交情不错的哥儿们?」 「这个嘛……」她偏头默默算了一下。「交情和仕玄差不多好的,有两个,差一点点,但也是交情不错的哥儿们,有四、五个。」 「很好,那么现在我要你发挥你的想像力,想像一下,你跟那两个交情和凌仕玄差不多好的哥儿们热吻、拥抱、爱抚,甚至是……」 「哇哇——」周佩珊掩耳惨叫。「不要说了,好恶心喔!光是听你这么说就觉得好恶心,你还要我想像,丽娟,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啊?这跟我的问题到底有什么关系?」 没救了。朱丽娟叹气。 「如果都是哥儿们,为什么凌仕玄可以,另外两个就不行?」 她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是说,你和凌仕玄亲热的时候,都拼命忍着恶心的感觉?如果是的话,我要力劝你进军演艺界,保证你一定能马上赢得一座奥斯卡最佳演员奖!」 周佩珊依然傻在那里,是啊?为什么? 「凌仕玄吻你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 她摇头。 「没感觉?」 「不是,是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没办法思考,所以没办法告诉你有什么感觉。」周佩珊老实的说。 「会不会全身发热、四肢虚软?有时候像是末稍神经被挑动,引来阵阵战栗?他抚摸你的时候,会像触电一样,然后越是亲密,体内会渐渐升起一股空虚感,就像是想要被什么填满一样?」朱丽娟笑得好邪淫。 周佩珊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过她不必说,光是看她的表情,朱丽娟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答案是:以上皆是。 「好,接下来朱大医师准备开始第二阶段的问诊。」朱丽娟继续。「请你仔细回想一下,对凌仕玄,有没有一种看到他或是听见他的声音就很开心,有时候四目相对,就会心跳加速,或者是难过的时候、生气的时候,你却还是能因为看到他而觉得喜悦?」 「如果……」周佩珊终于呐呐地开口。「如果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有的话,那……又代表什么?」 「好了,朱大医师诊断完毕。」朱丽娟双掌一拍,假装阖上病历。「那么我要宣布你的病情了。」 周佩珊屏息以侍。 「你,周佩珊,罹患了'爱情'这个不治之症,已属末期,无药可医。」朱丽娟宣告。 「你是说,我……爱上……」 「是的,没错,你爱上凌仕玄了。」朱丽娟斩钉截铁的说:「还有……」她刻意的停下来。 「还有?」周佩珊愣愣的重复。 「如果我是凌仕玄,你今天偷跑的行为,一定会让我火大到想把你大卸八块!」如果说没感情也罢,偏偏是她在那边要笨!一个人笨没关系,只要听得进聪明人的「指导」都还有救,偏偏这女人既笨又固执,才让人火大。 「丽娟……」周佩珊垮了一张美丽的脸蛋。 「你可以滚了,我要回被窝抱老公。」一把将人拉起,推到门前将门打开,一脚踢了出去。「再见,不送。」 「砰」地一声,门关上,喀答喀答喀答三响,从里面锁了起来。 周佩珊傻眼,站在门前发了一会儿呆,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打开车门坐进车子里。 对于自己的无知她也很无力,也很不愿意这样啊! 可是,就连丽娟也对她说她爱上凌仕玄的现在,她还是不确定,自己心里那种感情,真的就是爱情了吗? 不管是不是,她现在要面对的问题似乎更严重了一点。 他生气了吗? 应该是吧!就像丽娟说的,如果是她的话,会很火大。 其实不只丽娟,今天如果她和凌仕玄的立场反过来的话,她也一定会很生气,然后和仕玄切八段,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心头微微一凛,老死不相往来…… 不!她不要! 眉头一蹙,她立即发动车子,朝圣心医院急驰而去。 侧躺在床上的凌仕玄,感觉有人走进休息室。 不会是佩珊,她都逃了,凭她那颗绑着铁条的脑袋,他实在不敢寄望她会在一夜之内想通,然后还跑回来。 应该也不是值班的护士,因为护士小姐只会到病房巡视,而要进病房,是不需要经过休息室的。 那……是谁? 来人靠近,身上的香味传来,是陌生的,不过可以确定应是女性! 是谁?想干什么? 身后的床微微震动,陷了下去,紧接着一只手轻轻的碰触他的臂膀。 他皱眉,无法忍受被除了佩珊以外的女人碰触。 于是下一瞬间,他抓住那只手甩开,整个人也跟着翻身而起。 「哇啊——」一声痛呼传来,来人跌坐在床下。 这声音?! 「佩珊?」凌仕玄立即伸手想要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 「不要开。」周佩珊立即制止,无声的龇牙咧嘴,她的手刚刚被他这么一甩,痛得她飙出了眼泪。 「佩珊,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还是不太敢相信,她怎么会来? 「来找你啊!」她咕哝,小心地转了转手,确定没有大碍。 「受伤了吗?」昏暗中看见她的动作,凌仕玄想到刚刚自己不留情的甩开她,立即担忧的下床,跪坐在她面前,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很痛吧?我不知道是你,力道没节制,伤到骨头了吗?」 「痛是很痛,不过是皮肉痛啦!没伤到筋骨。」她叹气。「你其实是生我的气,故意整我的吧?」 「佩珊,你认为我是会因为生气就伤害你的人?」他很震惊,也很受伤。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她摇头。「不过以前我从后面偷袭你,你都还是知道是我!」 「你在外面洗过澡了?」他轻声问。她使用的沐浴乳都是固定的,所以她不是回租屋处,也不是回家,那……她去哪里? 「对啊!我……其实是跑到丽娟家,结果院子的洒水器刚好启动,淋了我一身湿,所以在丽娟家洗了澡。」 「你身上的味道是陌生的,所以我以为是别的女人。」 「原来是这样啊!」总算理解,原来是丽娟家沐浴乳的错。 凌仕玄抬手轻抚着她的脸,有些冰凉。 「你在外头吹了风吗?」他蹙眉问。 「吹了一下子,想让头脑清醒一下。」周佩珊头往前一靠,抵在他的胸膛。「仕玄,你生气了对不对?」 凌仕玄揽着她一起往后坐,背靠着床,轻轻抚着她的背。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   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