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四章

「嗯。」他承认。 「我想也是。」她叹气。「对不起,我不应该偷偷跑走了。」 「为什么逃?」 「你突然对我那么说,我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让我很混乱。」 「现在呢?不混乱了吗?」 「丽娟也说,我爱上你了。」周佩珊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不起,我一时疏忽,把我们结婚的理由告诉了丽娟。」 「不要紧,那并不是我和你结婚的理由。」凌仕玄淡笑。「你知道的,对吧?」 「也对,我现在知道了。」周佩珊愣了一下,才想到这点,他说,他很久以前就爱上她了。 「你刚刚说,朱小姐说你爱上我了,那你自己觉得呢?」他把话题拉回来。 「……我不知道。」 果然。他叹了口气。 「那你为什么回来?」他好奇。 「你不希望见到我了吗?你很生气,气到要将我大卸八块,还是要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吗?」周佩珊听他这么说,以为他的意思是「不知道回来干什么」,立即惊慌的问。 「为什么这么说?」他怎么可能对她做这种事呢?那不是对她的惩罚,而是对他的。 「因为丽娟说如果她是你的话,她一定会火大的把我大卸八块。」 「那……老死不相往来呢?」 「我在车上自己想了想,如果你对我做这种事,我也会很生气、很生气,火大到和你切八段,老死不相往来。」她很老实的说:「一想到你可能会跟我老死不相往来,我……我就急忙赶回来了。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虽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笨,可是每个人都这么说我,我想……我可能真的很笨吧!」 「这么担心我不理你?」 「对啊!很担心。」 凌仕玄笑了。「放心,不会的,你不要我走,我就不走,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周佩珊在他怀里眨眨眼,一直一直在她身边吗? 「那个……仕玄。」她突然推开他,端正的跪坐在他面前。「不是爱情不行吗?」 凌仕玄心一紧。「什么意思?」 「虽然你和丽娟都说我那些感情就是爱,但是我还是不确定啊!这世上又没有一本公认的教科书对何谓爱情下了统一的定义,就算《爱的真谛》那样唱,但那并不是单纯指男女之爱吧?既然每个人对爱情的感受都不同,那我要怎么确定我这种感觉就是爱情呢?」 「那么你想怎么做呢?」 「你知道你爱我,所以你应该会愿意和我在一起,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这样不可以吗?」 「这就是你最后的结论吗?」凌仕玄问。 「嗯。」她认真的点头。 「等奶奶康复了之后,你要离婚吗?」 「不想,我不是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吗?还是你很介意?不是爱情你就不要吗?」 「如果我想要孩子呢?」他不答反问。 「可以啊,我们已经结婚了,既然要一直在一起,生孩子也OK,我也想要孩子。」她很爽快的答应。「所以你也不想离婚吗?」 「我好不容易才让你升格成为我的老婆,我怎么会想离婚呢?」凌仕玄轻笑。「不过……你不讨厌我碰你吗?」他问,抬手用拇指轻轻的滑过她柔软的唇。 「不会,我其实……咳咳,很喜欢……」她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很老实的说,虽说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害怕,不过慢慢习惯那种失控的感觉之后,反而有点让人欲罢不能了。 「是吗?喜欢吗?」凌仕玄发出一声短促的笑,身子往前倾,将额头靠在她的肩上。「你偷偷溜掉时,我的感觉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丧气,灰心到想要放弃算了。」 「对不起……」她有些愧疚地道歉。 「你真的想要跟我在一起吗?」 「是真的。」 「事情变化太大,又是在这种时间,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明天醒来,我可能会觉得这是一场梦。」他突然说。 「咦?真的吗?」 「嗯。」凌仕玄语气非常肯定。「所以,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证明,让我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知道一切都是真的,不是作梦?」他哑声恳求。 「好,你说,我要怎么证明?」她很豪气的点头。 凌仕玄站起身,也伸手将她拉了起来,环抱着她,毫无预警的将她放倒在床上。 「啊……」她忍住低呼一声,被吓了一跳。 下一瞬间,他也跟着躺上床,俯身悬在她身上。 「今晚成为我真正的妻子,你愿意吗?」他的唇与她相距不到一公分,他的气息与她交错,说话间,他的唇轻轻的擦过她的唇瓣。 周佩珊吞咽了口口水,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微抬头想要吻他,他却稍稍退开,没让她得逞。 「仕玄?」她好想吻他。 「如何?佩珊,今晚你愿意成为我真正的妻子吗?」凌仕玄低声催促。 「好……」她抬手环住他的颈项不让他退开,挺起身子吻上他。 【第十章】 还没睁开眼,就感受到窝在怀里的温软。 凌仕玄唇角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手在光滑细嫩的赤裸背部轻轻的、爱恋的游移,不急着睁开眼,只用他的心、他的触觉去感受。 大掌向下,覆上那结实圆俏的臀部,揉了两下,便稍一使力,将她按向自己。 怀里的人儿微微打颤,喉间逸出一声魅人的低吟,修长的腿曲起,跨在他腿上摩挲着。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过了好久,激情的余韵终于退去,他抬起左手,轻轻抚上她的右颊。 「怎么回事?」他哑声低问。 「嗯?」周佩珊不解。 「你右脸颊上的红肿是怎么回事?」昨晚光线昏暗,他没注意到,刚刚睁开眼才发现她右颊有些红肿,还开始泛出几丝淤青的痕迹。 「啊……」周佩珊这时才想到这件事。 「这就是昨晚你不让我开灯的原因,对吧?」凌仕玄问。 「嗯。」不得已,她只好承认,原本不想让他发现的说,没想到昨晚会有那样的发展。 「怎么回事?」 「如果我说我不小心撞到,你相信吗?」周佩珊趴在他胸膛,呐呐地问。 「只要你这么说,我就相信,因为我相信你不会欺骗我。」凌仕玄故意道。 「吼……」她低吼一声,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像丽娟说的,太阴险了。「昨天在医院的平面停车场,被一个喝醉的男人甩了一巴掌。」 「有没有请警卫报警?把人给抓起来?」圣心医院管理严谨,平面停车场灯光明亮,有二十四小时的警卫,除了固定点的警卫亭有人值班之外,还有轮值的巡守人员。 「有,我抢了他的钥匙,还请警卫制伏他,将他扭送到警局,不过不是因为他袭击我,而是因为他打算开车。」她低声的说。 凌仕玄沉默了一会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认真的审视着她。 「佩珊,你老实说,是你先抢他的钥匙,对不对?」 既然他都猜到了,她就一五一十的叙述。 「对啊,因为我发现他喝醉了,而且醉到连路都走不稳,竟然还打算开车!」周佩珊义愤填膺的接着道:「我上前规劝,他却推开我,我实在很生气,所以就抢走了他的车钥匙,然后他就打我了。」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   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