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五章

「你怎么可以做这么冲动的事?」凌仕玄激动的喊,「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如果他对你造成更大的伤害呢?」 周佩珊讶异的望着他,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形于外的怒气,以前就算他说他生气,也不曾像这样激动的吼,怒瞪着她。 「他没有。」周佩珊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眼前吗?」 「那是你运气好!」凌仕玄生气的说。 周佩珊也有些生气了,她承认自己是冲动了一点,但是她也是衡量过周遭的情势,警卫离她不远,但却来不及阻止已经要上车的醉鬼,所以她判定自己不会有危险,才先上前的。 她开口想要反驳,但突然察觉他的身子竟然微微的颤抖着,不明显,但他们太过贴近,所以她发现了。 然后她更进一步发现,他是生气没错,但更多的是害怕、担心,于是她肚里那把本来就不大的火,瞬间熄灭了。 「我的运气向来很好,因为我有你在身边。」她笑说。 凌仕玄一顿,望着她的笑靥,激动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见她眼底有着理解与体谅,他叹了口气,将脸埋进她的颈间,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温柔地凝望着她。 「我还是觉得你很冲动,还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但是……我要表扬你,昨晚你的行为,可能挽救了一个家庭的幸福。」 「如果我不是确定警卫就在附近,我不会这么冲动行事的,你不要担心。」她安慰他。 「我想……很难。」凌仕玄叹气。「而且我知道,你只是说说而已,事情再次发生,就算没有警卫,你还是会做一样的事。」 「你不相信我?」她讶异的挑眉。 「没错,我不相信你。」他毫不讳言的说。 「啧!你真的太了解我了。」周佩珊轻斥了一声。 凌仕玄忍不住瞪她一眼,却换来她调皮的一笑。 「看来为了我未来的幸福着想,该让你生疏多年的柔道重新熟练熟练了。」他露出一副魔鬼教练般的表情,像打算马上将她丢到战场去厮杀似的。 「嗄?」周佩珊傻眼,下一瞬间猛烈的摇头,挣扎着想脱离他身下。「不!我不要啊!」 「乖乖,我会开始安排训练课程,一天花两个小时,一个月后,你要见义勇为、要除暴安良,我绝对不会再反应过度了。」 「不要啊!我以后不敢了,就算看见老婆婆在马路对面,我也不会多管闲事的去牵她过马路,请你相信我!」周佩珊哀号。 当初只是凭着一股傻劲,为了他,怎样的苦她都忍受下来,其实她很不喜欢练柔道啊! 凌仕玄见她叫得那么凄惨,简直哭笑不得。 「你啊!明明那么讨厌练柔道,当初怎么会下那么重的苦心呢?」 「当然是为了你啊!为了哥儿们,两肋插刀也在所不惜。」 「如果是俊德或劭彦呢?你也会为了他们苦练你不喜欢的柔道吗?」何俊德和程劭彦,是被她列入好哥儿们的两个好友,虽然目前不在国内,但是以前交情不下于他。 「当然不会,我又不是傻了。」周佩珊毫不犹豫的说。 「为什么?他们也是你的哥儿们啊!」 「不一样嘛!」 「哪里不一样?」 「他们又不是你!」她翻了一个白眼。 「我为什么不一样?」 「你是特别的啊!」 「为什么?」 「吼!凌仕玄,你很烦耶!」周佩珊被他鬼打墙似的问题给问得很烦,干脆抬手抱住他的脑袋,将他压了下来,封住了他的口,声音瞬间消失了。 凌仕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亲吻着她的唇,已经不再介意她不知道爱不爱他这个问题了。 因为这样如果还不叫爱他,那他还真不知道什么才是爱了。 她不知道没关系,他知道就好了。 特别手术室里,景象让人瞠目结舌。 看排刀的纪录,今天由院长亲自主刀,两名院长最得意的学生,现为心脏科权威的医师当助手,加上麻醉师、护士和病患,人数八个,刚好凑成了两桌麻将。 喀喀喀喀,洗牌的声音不时的响起。 「对了,升永,你跟小玄说这个刀要开多久啊?」凌奶奶一边摸牌,一边问周爷爷。 「至少要六个小时。碰!」周爷爷吃了一张牌进来。 「那孩子该不会傻傻的在手术室外头等吧?」凌奶奶等着主治医师摸牌。 「我有叫他不必在外头等,不过仕玄说不放心离开。」周爷爷说,对犹豫不决不知该打哪一张的学生催促着。「国治,你快一点啦!」 「院长,我……不会打牌啊……」 「慢慢来没关系,别管你们院长。」凌奶奶笑着安抚。 「是,凌老夫人。」 「琇仪,你今天心情特别好呢,是因为终于可以'痊愈'了吗?」 「那也是原因之一啦!」凌奶奶笑嘻嘻的说。「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昨天夜里发生了好事。」 「好事?说来听听。」周爷爷好奇,其他「牌友」兼这段期间的共犯也都好奇的拉长耳朵。 「呵呵呵……」凌奶奶笑呵呵,一会儿指着国治医师说:「哎呀!国治,你要补花,要补花啊!」 「什么?」国治医师不解。 「你刚刚不是摸到花牌吗?要补花啊!」凌奶奶笑说。 「凌老夫人怎么知道我摸到什么牌?」 「呴呴,呴呴呴,不小心瞄到的啦!」 「国治,你补花,琇仪,别瞄别人的牌了,快说,到底是什么好事?」 「这个……不行说啦!」 「什么啊!竟然吊人胃口。」周爷爷抗议。 「唉唷!我怕年轻人脸皮薄,会不好意思嘛!」 周爷爷瞬间领悟。「真的?「 「真的真的。」她笑着点头。「对了,还有一件好事倒可以说说,这件事他们可能还来不及告诉你。」 「什么事?」周爷爷问,伸手摸来一张牌。 「佩珊决定合约到了之后,不再续约了。」 周爷爷闻言,刚摸上手的牌,因为惊讶,不小心掉在桌上。 「碰!」凌奶奶将牌捡了回来。 「咦?喂喂,那是不小心掉的!」他要自摸的牌啊! 「没那回事。」凌奶奶才不理他。 周爷爷认栽,回到他关心的话题。 「刚刚说的,你确定吗?」 「当然,我亲耳听见的。」她非常肯定的说。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安心了。」周爷爷开心的喊。 手术室里头,方城之战打得热和,手术室外的走廊到底,是一处家属休息区域,凌仕玄安然坐在长桌旁,接过秘书姚淑晨送来的一箱公文。 「总经理,您用过早餐了吗?」姚淑晨在一旁问。 「我和我妻子一起用过了。」凌仕玄说:「谢谢你送过来,你可以回公司去了。」 「董事长的手术还需要好几个小时,我想我可以留在这儿陪总经理,公事上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帮上忙。」姚淑晨柔声的说。 「不用了,你回公司去,这几天我会较少进公司,你就先回秘书室去。」凌仕玄淡漠地说,既然连他结婚了她还不死心,那么只好遣离他身边了。 姚淑晨错愕的望着上司,好一会儿终于领悟,从一开始,她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如果她能早点想通的话,就不会被遣回秘书室了。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   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