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 替身娇妻

第二十六章

「是。」姚淑晨低声应道,转身离开。或许……回秘书室也好,眼不见就不伤心。 凌仕玄专心办公,偶尔打通电话和他的特助联络,交代事宜。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萤幕上闪烁着「老婆」两个字。 「佩珊。」他立即接通电话,语气轻柔地唤道:「这个时间你不是开始门诊了,怎么有空打电话来?」 「仕玄,奶奶的手术需要多久?」 「爷爷说至少六个小时。」 「也就是说至少到下午两点喽!」 「对。怎么了?」 「这段时间,你可不可以来新生一趟?」周佩珊问。 凌仕玄讶异。「你要找到你们医院去?」 「嗯,你什么时候可以到?」 「没塞车的话,二十分钟会到。」 「好,你就直接到上次你来的那间诊间找我。」 「嗯,我知道了,等一下见。」 「等一下见。」周佩珊等了一会儿,凌仕玄还没有挂电话。 「佩珊?」凌仕玄疑惑地唤。「还有事吗?」 「没有,再见。」她微笑收线。 凌仕玄收起手机,立刻将桌上的公文收进箱子里,拿回病房的休息室去锁了起来,赶往新生医院找老婆去了。 凌仕玄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突然叫他过去新生医院,而且还是在上班时间。 会是想向他证明,她已经不打算把他藏起来了吗? 虽然不敢断言完全没这个可能,但是以他对她的了解,这件事在她决定接受全部的自己之后,已经算是解决了,以她的个性,不会再刻意去做什么证明。 所以,是有其他重要的事喽!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来到她的诊间外头,抬手敲了敲门,一会儿,上次那位护士打开门,一看见是他,便侧身让他进入。 「请你在旁边稍坐一下。」梁妙芬低声的说。 凌仕玄轻声道谢,在靠墙放置的圆凳坐下,诊间里还有一位病患,佩珊正专心为病患问诊,他静静的看着,虽然她带着口罩,工作时还戴若眼镜,可是他却觉得此刻的她很美。 呵呵,真是老套,不过他真的觉得在这个领域里,认真的她非常美丽。 那位病患离开之后,周佩珊一边对着电脑输入病历,一边对凌仕玄说:「再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了。」 「没关系,慢慢来,我不急。」他微笑,安然的欣赏着工作中的她。 「再慢就来不及了。」周佩珊说,将资料输入好之后,她拿掉眼镜站起身。「妙芬,我离开一下,不超过半小时,你照顾一下。」 「我知道了。」梁妙芬点头。 「走吧!」她对凌仕玄说,率先走出诊间,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佩珊,你要带我去哪里?」凌仕玄疑惑。 「我要让你看看一个人。」周佩珊回头握住他的手。 凌仕玄任由她带领,周遭有些医事人员不时瞥来目光,他发现她完全无动于哀,果然如他所了解的一样,她说放开,就真的已经放开了。 「到了,就是这里。」周佩珊停在一间诊间前。 「这里是?」 「戒酒无名会。」周佩珊说。 戒酒?「你要让我见什么人?」 「你先自己看看。」她没有回答他,轻轻的将诊间的门打开,让他看看里面的情形,一边也仔细的看着他表情的变化。 凌仕玄第一眼就看见那个男人,其实早在听见「戒酒」两个字时,他就大概猜钊了。 「我看到了,所以呢?我不是说过虽然我恨他,死也不原谅,但是我不会去找他报复,不是吗?」凌仕玄表情有些冷,转身就想离开。 周佩珊紧握住他的手不放,轻轻的将门关上,拉着他往她的办公室走去。 「如果你恨他,恨到死都不会原谅,那么就算你要他以命偿命,我也不会阻止。」一进入办公室,她立即说。 凌仕玄蹙眉,沉默地瞪着她。 周佩珊也回瞪他一眼。「偏偏你恨得要死,却只恨在心里,苦了自己、压抑自已,说真的,我不喜欢这样,我还宁愿你干脆展开报复,发泄心中的恨意。」 「那和你今天要我来的目的有什么关系吗?」 「那个人在戒酒无名会已经快二十年了,大约是那件事之后便加入的,现在他已经是资深会员兼任辅导员,协助与督促新成员执行康复计画,还有对酒瘾患者的家属提供咨询和协助,这是新生医院第一次参与协助,提供聚会地点给予戒酒无名会,我今天意外看到,所以决定让你过来看看。」 「你希望我怎么做?」凌仕玄沉沉地问。 「仕玄,我希望你快乐。」她认真的凝望着他。「我想像你帮助我一样,帮助你解除心灵的枷锁,教你马上放下恨意,我想是太强求,我也不敢这么要求,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自己。」 凌仕玄浑身一震,惊愕地望着她。 「是的,我知道,那天是你的生日,爸妈是赶回来替你庆生的,半途发生那种事,你心里认为是自己的错,你说到死都不会原谅,其实是在说自己。」 「你为什么会知道?」凌仕玄呢喃。 「因为我也是一直看着你啊!」周佩珊低声的说,抬手轻抚他的脸。「仕玄,你愿意吗?」 凌仕玄凝望着她,一会儿弯身靠在她的肩膀。 「一直以来,我不是都依照你希望的去做吗?」他哑声说。 「嗯。」周佩珊抬手抱住他。「嗯!」 「你还有工作,快去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可以吗?」凌仕玄问。 「今天门诊人数比较少,你如果可以的话,要留下来等我吗?等我门诊结束,一起到圣心去等奶奶。」 「不担心我遇到同事了?」凌仕玄调侃。 「不担心了,对了,我早上来的时候就递出辞呈了,合约到期还有一个半月,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做善后。」 「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的。」 「希望如此。」周佩珊低下头。「我回去门诊了,等我。」 「好,我等你。」目送妻子离开,凌仕玄在椅子上坐下,翻看她桌上一些杂志。 对了,她之前相亲的对象好像在这里,不知道住在哪间病房? 他之前很想会会那个让她很欣赏的男人,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下午一点,他们回到圣心医院,一点三十分,奶奶被送到恢复室,周爷爷来到手术室外通知他们。 「手术非常成功,术后恢复良好的话,大概一个星期到十天就可以出院了。」周爷爷这么宣布,然后看着紧张的站在外孙女婿身边的外孙女,朝她招招手。「佩珊,你过来。」 周佩珊立即上前,等着听训似的低头站在爷爷面前。 「傻孩子!」周爷爷伸手揉了揉孙女的头,哪会不知道孙女在介意什么。 「爷爷……」爷爷宠爱的举动让周佩珊松了口气,感动地窝进爷爷怀里。「对不起,我不懂事,这些年来让你伤心了。」 「知道自己错了?」周爷爷问。 「嗯。」她愧疚的点头。 「那就补偿我吧!」 「怎么补偿?」 「早点生个外曾孙给我抱啊!」周爷爷哈哈大笑。 「爷爷!」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