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替身娇妻

第二章

习惯性的抽出钢笔在手中轻抚,来回滑过笔身上那排细细的刻字。 仕玄加油佩珊 这是他初掌公司大权时收到的礼物,之后就一直使用到现在,名贵的钢笔被刻上俗气的文字,朋友们说根本破坏了整支钢笔的设计和价值,但那几个字,却是他觉得这支钢笔最有价值,也是最有意义的地方。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人了,就是因为这样,对于其他女子爱慕的眼神和心情,他都选择视而不见,当作没察觉,也尽量做到不会让对方有会错意的机会,只是他心里那个人啊…… 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认识周佩珊二十几年了,几乎是打从她出生就认识,感情在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变化他不知道,也许是十一岁那年,他的父母因车祸过世,奶奶一边压抑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恸处理儿子媳妇的丧事,一边还要操劳公司事务,已经无暇顾及到他的心理,是她那双小小的手一直一直紧紧握着他,小小的身影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时候。 也许是十五岁那年,他在学校被卷入一场暴力事件,伤痕累累的他被送到保健室,闻讯的她,竟放弃重要的考试赶了过去,坚持陪在他身边。 也许是十六岁那年,他从车轮下救了她,自己的脚却被车轮辗过,让以前就算从树上摔下来折断了手也没哭的她,那时却抱着他嚎啕大哭。 也许是那年因为脚伤退出了柔道比赛,最有希望夺冠的他失去了那座奖杯,也因为脚伤再也不能练柔道,而她为了他开始学柔道,并在三年后将全国柔道锦标赛的冠军奖杯送给了他。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点点滴滴都存放在他的心里、他的记忆。 也或许,正是这样时间情感的累积,当他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已经不只是朋友的时候,早已深陷而无法自拔了。 偏偏那个人啊!认定两人是好朋友、是哥儿们,对他似乎没有任何一点遐想,甚至连男女之别也没有。 而他,在面对她时,才体会到为何会「爱你在心口难开」了。 因为害怕。 怕道破自己的心思之后,如果她无法接受,反而破坏两人目前的关系,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失去了在她身边的位置。 所以这份感情,他一直深埋在心里,只有另一位好友邱家伟看出来,并对他报以无限同情,还曾调侃他说,枉费他一肚子拐,竟然拐不到周致皓那个单细胞妹妹。 「仕玄,我可是被拖下水的,所有的事都和我无关啊!」周致皓说完前因后果之后,赶忙撇清关系。 「还有谁参与?」 「比我能想像的还多,至少我爸妈是知情的,还有医院里负责照顾你奶奶的主要人员,至于你奶奶那边的人有多少人知情或参与其中,我就不晓得了。」 「我了解了。」 「你可别让找爷爷知道是我告诉你的!」不忘交代好友别害他。 「好吧!就当作我没打这通电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心思辗转间,他也已经有了打算,佯装不知道真相也好,既然是致皓先开口求他,他就顺水推舟的做个人情给他也无不可。 「感谢。」周致皓松了口气,没有发现自己被拐了。「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想知道?」凌仕玄又呵呵一笑地问。 周致皓头皮一麻,立即道:「没有没有,我根本没接到这通电话,怎么会有'想知道'什么的问题呢?」 「是吗?」凌仕玄微笑。 「那个……我问你喔,如果我没有告诉你,你真的会对媒体谈论这件事吗?」 「呵呵,你说呢?」凌仕玄轻笑。 「算了,不追究。」周致皓放弃。「仕玄,你也别怪凌奶奶,虽然她心脏病发是假的,但凌奶奶年纪大了是事实,你好好想想吧!」未了,他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那就这样,再见。」凌仕玄轻轻的放下电话。 接下来的打算啊……他往后靠向椅背,凝眉沉思了一会儿,露出一抹浅笑。 奶奶这个看似逼迫他的行动,或许反而会帮他一个大忙呢! 「叩、叩」两声,门上又传来敲门声,凌仕玄回过神来。 「进来。」他说。 门被开启,他的特助华君行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档夹。 「君行,有事吗?」凌仕玄问。 「总经理,这个上总的合约……」华君行才刚开了口,便立即被凌仕玄打断。 「我说过上总的合约交由你全权负责,找授权给你完全的许可权。」 「我知道,可是总经理,上总的叶经理上次就说过,她希望能直接和总经理您洽谈。」华君行很无奈的说。 如果叶经理只是一个单纯的经理的话,那他们是可以不去理会她的要求,偏偏叶经理是上总的董事长千金,而且还是独生爱女、未来的接班人啊! 「华特肋,我们和上总是对等的企业,现在是企业对企业在谈交易、做生意,不是酒店作陪的男公关,由得了对方点名陪酒吗?」凌仕玄严肃的说:「这已经是决定的事,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处理。」 华君行很无力地望着上司,这不是有没有能力的问题,而是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点总经理到底是真不知还是装傻? 「君行,所谓完全授权,不只是对合约内容的变动,还包括了对这件合作案本身的取舍,懂吗?」凌仕玄说。 华君行微怔,总经理的意思是说,如果叶经理刁难,非得总经理亲自出面不可,那他可以决定取消合作计画?! 看来总经理不是不知道对方的心意。 「我知道了。」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 「对了,君行,最近公司的事要麻烦你多分担一些,我大概没办法像以前一样花太长时间加班,事实上我现在就必须离开了。」凌仕玄稍微收拾一下桌面,从成堆的档中挑选了部分堆成一叠。 「是出了什么事吗?」华君行关心地问。 「我刚刚接到通知,我奶奶心脏病发,目前在加护病房。」凌仕玄「据实相告」,拿起他挑选出来的一大叠档交到特助手中。「所以这些档就由你审阅,以后像这种层级的案子,最后的决策就由你负责,不需要再经过我了,如果你忙不过来的话,找人事部要两个助理帮你。」 「我知道了。」华君行接过沉重的大叠文件。「董事长情况如何?」 「还不清楚,我现在得赶过去,公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问题的话直接打我的手机,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 「是,我知道了,请总经理放心。」 凌仕玄点头,「走吧,一起出去。」 圣心纪念医院特等病房里,凌仕玄站在病床边,心里觉得既好气又好笑。 奶奶硬是在加护病房待了两天,在他被周爷爷不停洗脑,终于松口答应「不管奶奶有什么要求都会听话,不让奶奶伤心、加重病情」之后,才总算「脱离险境」,离开加护病房。 看着躺在病床上「昏睡」的奶奶,致皓透露,是为求逼真,吃了安眠药营造「昏迷」的状态,脸上的妆也化得很不错,看起来确实很像病重之人,而且没有浓厚的妆感,看起来很自然,不知情的人绝对不会有所怀疑。

上一篇   第一章

下一篇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