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替身娇妻

第三章

如果不是奶奶的健检报告刚出来,他又非常了解奶奶的性情,进而向致皓问出真相的话,此时的自己,该会是多么担忧恐惧,多么的伤心难过呢? 看来奶奶真的是豁出去,卯足了劲,做足准备,看来还拖了不少人下水。 忍不庄叹了口气,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伸手握着奶奶的手,凝望床上他唯一在世的亲人。 一头苍苍白发,就算保养得宜依然难逃岁月侵蚀的皱纹和松弛的皮肤,他手中握着的手,小小的、皱皱的…… 突然悲从中来,他垂下头,将奶奶的手贴在颊上,一波酸楚冲上眼鼻。 致皓说的没错,奶奶年纪大了是事实,算是完成奶奶的心愿,他也好好的正视自己的心意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夹带着微微的喘息,来到病房里,下一瞬间,温热的碰触覆上他的肩。 来人不用出声,他也不用抬头看,他知道是她。 「仕玄。」周佩珊的气息还有些急促,低低的呼唤着他。 他抬起头来,眼底的泪水因他的动作而滑落,他抬手抹掉,用着泛红的眼凝望着她。 「佩珊,你怎么会来?不是在南部参加医学会议吗?」他声音低哑地问,没有联络她,是因为他还在考虑该不该把她扯进来。 「我早上接到我哥的电话,就赶回来了。」周佩珊解释。「刚刚在加护病房那里问了一下,才知道凌奶奶已经转到一般病房来了。」 「嗯,早上才出加护病房的。」他低声的说。 她早上才知道,现在就赶到了,也就是说她大约是挂断电话之后马上就出发,丢下那个为期三天的重要会议。 「谢谢你来,佩珊。」心头暖暖的,盈满了熟悉的感动,一直以来,她就是都这样付出关怀,才会让他这般的深陷无法自拔。 「你应该马上通知我的。」周佩珊见他难过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难过起来,抬起手,心疼的抱住他,给他安慰。 她非常清楚凌奶奶对他的重要性,他们是彼此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这些年来两人相依为命,对彼此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存在,她不敢想像,如果凌奶奶就这么突然走了,他会怎么样。 「你在参加重要的医学会议,我想不应该打扰你的。」 「凌仕玄!你说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好朋友、是哥儿们,凭我们的交情,还需要这么客气,顾虑东顾虑西的吗?」她不满的说:「下次你再这么客气生疏的话,我就当你已经不承认我这个朋友,跟你切八段喔!」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他微笑道:「对了,你的会议结束了吗?还是又丢下工作了?」凌仕玄关心地问,虽然心里已经知道答案。 「那不重要,你不用在意那个。」她敷衍带过。反正那种程度的医学会议随时都有,到时候再参加就好了。 凌仕玄心里既感动却又有些无奈,她总是这样,为了死党两肋插刀也在所不惜,在她心里,这是讲义气,既然是好朋友,就该鼎力相劝、义气相挺,是没有夹带任何杂质,偏偏他却一次次感动、一次次深陷。 「仕玄,你别难过。」周佩珊见他不说话,以为他难过。 凌仕玄腾出一只手轻轻的环上她的腰,将脸埋进她的怀里。 「对不起,让我靠一下。」他开始贪心了,贪心的想要对她索求更多。 「没关系,我给你靠,不要紧的,不会有事的。」她轻轻拍着他的后脑。 「嗯……」凌仕玄哑声的应道。 他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女人结婚,尤其在他心里明明有人的情况下。 所以,他的结婚物件就只有她,也只能是她! 接下来的问题是,他该如何开口?又该如何让她点头? 握在手中的奶奶的手动了动,凌仕玄立即望向病床,放开周佩珊,倾身靠向病床。 「奶奶?」他柔声低唤。 「凌奶奶醒了吗?」周佩珊焦急地问。 「嗯,好像醒了,刚刚稍微……」凌仕玄话还没说完,凌奶奶的眼皮动了动,须臾,缓缓的睁开眼睛。 看来睡得挺舒服的。凌仕玄在心里咕哝。 「奶奶,你醒了吗?」他没打算让奶奶知道她的计谋已经被揭发了,既然已经决定顺从奶奶的心愿,那么他就会好好利用一切,趁这个机会把心上人拐回家。 「小玄……」凌奶奶眨了眨眼,虽然刚睡醒,可是可没有忘记自己在干什么。「佩珊……也来了啊……」 「凌奶奶,你觉得怎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周佩珊关心地问,转向凌仕玄,「凌奶奶的主治医师是哪一位?还是去请爷爷过来?」 「不用了,佩珊,反正……还不就是这样,年纪大了,身体就不行了……」凌奶奶感叹。 「奶奶,周爷爷说动手术的话,会治好的。」凌仕玄说。 凌奶奶叹了口长长的气。 「小玄,奶奶活这么把年纪,也活够本了,老天爷何时想要收走我这条命都没关系,奶奶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办法亲眼看见你成家啊!」 「奶奶,你别这样,只要动手术,你还会活很久很久,会亲眼看见的。」 凌奶奶摇摇头,她的身体和眼皮因为安眠药的残余药效,还觉得有些沉重,于是闭上眼睛,又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章】 「仕玄……」周佩珊担忧地望着凌奶奶。 「我们到起居室谈。」凌仕玄轻声的说,拾手轻抚着奶奶的白发,替她压好棉被之后,转身离开病房。 这间特等病房里,除了安置病床的病房之外,还有一间起居室以及一间家属休息室,设备之舒适豪华,比起五星级饭店的总统套房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佩珊望了一眼凌奶奶,才跟着凌仕玄身后走到起居室。 「怎样?」她关心地问:「是什么样的手术?成功率很低吗?」 「周爷爷没有说太多,所以详细情形我也不清楚,或许周爷爷认为就算说了我也不懂吧!」凌仕玄叹气。 「那我爷爷到底是怎么说的?」 「周爷爷说,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存在,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不动手术,大概只能撑三个月,最多半年。」凌仕玄「据实以告」,周爷爷确实是这么告诉他的。 「怎么会这样……」周佩珊惊愕地跌坐在沙发上。 「奶奶不愿意接受手术,我们正在想办法劝她。」凌仕玄在她身旁坐下。 「我……我等一下就去和爷爷讨论凌奶奶的病情,虽然爷爷以前说过,我既然不当圣心的医生,就不可以插手圣心的事,但是我可以以家属代表的身分了解病情。」如果没办法看到病历,爷爷又不跟她谈的话,就算她再厉害也没办法了解病情。 「谢谢你,佩珊。」 「接下来呢?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知道,周爷爷说尽量让奶奶放宽心,好好养身体,有了体力,动手术的时候才撑得过去,所以……我想我会先想办法完成奶奶的心愿,让她安心。」凌仕玄说。 「凌奶奶的心愿?」 凌仕玄望着她。「看我结婚。」 结婚? 周佩珊微微一愣,一会儿她点点头,奸像是这样没错,刚刚凌奶奶确实是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看他成家」。

上一篇   第二章

下一篇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