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替身娇妻

第五章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穿帮的危险,我不想冒这个险,尤其赌注是奶奶的生命。」凌仕玄一脸沉重的说。 「也对,你说的有道理,放心好了,我谁都不会说的。」她立即同意,笑笑地说:「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们日久生情,偷偷谈恋爱有一段时间了,你脸皮薄不好意思让大家知道,你觉得怎样?」 凌仕玄忍不住失笑。「为什么是我脸皮薄?」 「因为我的个性大家都很了解啊!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害臊的人吗?」 「难道我是吗?」 「你确实比较可能啊!」 「好吧!我就我。」他摇头笑道。 甩开心里不满足的郁闷感,没关系,反正他「丑话」都说在前头,也提醒她会有什么状况,以及事情不会如她想像般的单纯,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未来,他会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一步步攻陷她的心。 顶多就是三个月的期限吗? 不会的,他会让这个期限无限期的延长。 「噗——」周致皓一口咖啡喷洒而出,瞠着一双惊愕的眼瞪着眼前一对男女。 「哥,你好脏喔!」周佩珊对兄长皱了皱眉。 「我脏?!」周致皓不敢置信的喊,「要不是你们莫名其妙对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我会这样失态吗?」拿出手帕擦了擦嘴,有些懊恼。 「谁跟你开玩笑了?」周佩珊双手抱胸,好笑地看着兄长这次连嘴巴都张成O字形了。「我们已经向爷爷和凌奶奶报告过了,难道爷爷没告诉你吗?」 「没有!」周致皓激动的瞪着妹妹,一会儿猛地望向她身旁的男人。「仕玄,佩珊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凌仕玄露出一抹带着些许腼腆以及许多幸福的微笑,伸手握住周佩珊的手,张开手指滑进她的指缝,两手相扣。「我们要结婚了。」 「是真的?」周致皓还是不太能接受,呆呆的望着他们紧扣的双手。「可是……怎么会呢?你们什么时候……」 「其实我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公开而已。」凌仕玄偏头深情凝视身旁的周佩珊,语气真挚。 「在一起……很久了?」周致皓还是难掩震惊。不说仕玄,反正他到现在也是摸不清、看不透这个好友真正的心思,但是佩珊就不一样了。 或许在医学的领域里,佩珊是精明的,认真又专精,但是在个性上,佩珊根本是个直爽的傻大姊,一直以来,不管是表现出来的态度,或是挂在嘴上的,她和凌仕玄的关系就是哥儿们、是死党,如今这么突然说其实他们暗渡陈仓已久,甚至还决定结婚了,这让他怎能不惊讶? 「就是这样。」周佩珊用力的点头,心里对凌仕玄的演技赞叹不已,哇喔!真个是盖的,如果她不是知道真相的话,绝对会信以为真的。 周致皓靠向椅背,跷起腿,认真的审视两人。 凌仕玄的表情自然真挚,他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但是自己的妹妹可就不同的,虽然她极力掩饰自己的惊讶,他还是看出来了。 所以他确定,事有蹊跷,难道是跟凌奶奶有关? 这次凌奶奶和爷爷合谋,装病住院,打算逼孝顺的仕玄结婚,而爷爷还交代他,要他打电话给佩珊,告诉她凌奶奶住院的事…… 难道两个老人家打算撮合这两个人? 仕玄明明知道是假的,莫非是想将计就计? 那佩珊呢?是被仕玄瞒在鼓里的牺牲品?还是被仕玄拉拢的自愿者? 就算佩珊知情,但知道多少还是个问题呢。 深思的视线不小心对上了一双带着警告的眸,周致皓微微一愣,与凌仕玄对视。 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败下阵来。 好吧!在这场两老两小……咳!应该是两老一小的斗智中,他还是明哲保身,别过问也别插手比较好,但是他要一个解释。 「找个时间,我们聊聊。」周致皓对好友说道。 「可以。」凌仕玄点头,他知道他至少该给好友一个解释。 「哥,你不要想欺负仕玄喔!」周佩珊皱眉,立即出声护卫。 「我欺负仕玄?」周致皓翻了一个白眼,他不要被仕玄欺负得惨兮兮就是祖上积德了,还欺负仕玄咧!就只有佩珊这个笨蛋才会以为仕玄容易被人欺负! 「佩珊,没那回事,致皓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会故意欺负我的。」凌仕玄微笑地说。 「我从来没欺负过你,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周致皓赶紧申明,免得被栽赃。 「对了,哥,爸妈呢?」周佩珊久久不见爸妈的人,疑惑地介入两人的谈话。「怎么没看到他们?这么晚了还在医院忙吗?」 「你忘了吗?爸爸要参加在瑞士举办的国际医学会议,妈妈当然也陪爸爸一起去了,下个月十七号才会回来。」周致皓说。 「啊!对喔!我都忘了。」周佩珊想起来了。「下个月十七号才会回来啊……那不就来不及参加我的婚礼了?」 「周佩珊,'来不及'是什么意思?!」周致皓跳了起来。 「咦?我刚刚没说吗?婚礼决定在这个月底举行,只是在医院里举行的一个简单仪式,虽然我想直接去登记就行了,可是仕玄坚持至少要有一个公开仪式,我只好顺从他了。」 「在医院?」周致皓皱眉。 「对啊,就是圣心附设的教堂嘛,这样凌奶奶要参加婚礼会比较方便。」周佩珊解释。 「致皓,我很抱歉给佩珊这样一个仓卒的婚礼,不过请放心,等奶奶病好了之后,一定会补办婚宴的。」 「哥,那些形式我根本不在意,重要的是我们相爱,这样就足够了。」周佩珊认真的说:「如果你有空,想参加我们的婚礼的话,二十七号早上十点,到圣心医院的教堂来。」 「为什么要这么急?」 「我想你也猜到了,这么急完全是因为奶奶的关系,我也觉得对佩珊很过意不去。」凌仕玄叹气地说。 「仕玄!」周佩珊惊喊,难道仕玄要把真相告诉哥哥吗?他不是说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穿帮的危险吗?再说如果哥哥知道真相,绝对会反对的。 「原本我是这么想的,不过佩珊说了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改变了我的想法。」凌仕玄认真的望着周致皓。 咦?她有说了什么吗? 难道是「好哥儿们当然要义气相挺,死党又不是当假的」那些话吗? 「什么话?」周致皓好奇了,认真说来,他才不相信他这个妹妹能说出什么感性的话来。 「佩珊说,我们反正迟早都会结婚,现在为了让奶奶安心养病而将婚礼提前举行,更多了一层意义。」凌仕玄望向周佩珊。 啊,对喔!在向爷爷和凌奶奶报告婚事的时候,她是有这么说过,因为爷爷和凌奶奶当然也怀疑这么仓卒的婚礼不对劲。 「佩珊,虽然那时我没说,可是我心里真的很感动,也很感激,非常高兴我爱的是一个这么善良体贴的女人。」 周佩珊为了配合他,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也迎上他的视线,试图营造亲昵的氛围。可是当两人视线一接触,她的呼吸突然一窒,他的视线太过炙热,烧得她脑袋变成一片空白,他的眼神太过缠绵深情,让她什么都无法思考,渐渐的,双颊也发烫起来。

上一篇   第四章

下一篇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