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 替身娇妻

第六章

「咳、咳!」周致皓清了清喉咙,打断两人的凝视。「算了,既然佩珊都不在意,我也没必要说什么,爷爷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们之前就向爷爷和凌奶奶报告过了。」周佩珊说。 「既然连爷爷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吧!」周致皓这下更加肯定爷爷和凌奶奶确实是为了撮合他们。「佩珊,今晚要住在家里吗?」 「嗯,今晚会留下来过夜。」周佩珊点头。 「那好。」周致皓转头吩咐管家帮老妹整理房间。 「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凌仕玄起身。 「我送你出去。」周佩珊也跟着起身。「哥,我送仕玄出去。」 「嗯,婚礼的准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一声。」未了,周致皓对凌仕玄说。 「谢谢你,我会的。」凌仕玄微笑,和周佩珊一起走出屋子。 两人前后走过院子,来到大门前,凌仕玄突然停下脚步,没有开门。 「佩珊。」他低唤。 「什么?」周佩珊回头望向他。 凌仕玄伸手揽上她的肩,将她拉到身侧,她身子瞬间变得僵硬,手足无措了起来,想要退开,肩上的手却加重了力道。 「致皓还在站在窗户那边看着我们。」凌仕玄在她耳边低语。 周佩珊立即安分下来。 「刚刚致皓在怀疑我们,你发现没?」 「咦?真的吗?」她一脸惊讶。 「没错,如果你继续全身僵硬的话,就不只是怀疑,而是确认了。」 周佩珊立即忘了别扭,还主动伸手揽着他的腰,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所以你才会突然……抱我?」她有些尴尬地问。 凌仕玄淡笑,没有回答她这个疑问。 「等一下我回去之后,你不会穿帮吧?」经过方才的首战,他实在不看好她的演技。不过,让自称不会害臊的人只因为与他对视就脸红失神、羞赧不已,他很得意就是了。 「才不会!」周佩珊一脸他侮辱她的表情。「不过……真的不要我陪你回医院吗?」 「不用了,这两天你要忙自己的工作,下班之后又跑来圣心陪我和探视奶奶,你已经很累了,眼下都黑了一圈,我看得很心疼。」凌仕玄抬手轻抚她眼下的黑影。「婚礼前你就恢复过去的作息,其他事情我会处理,你只要准备当新娘就好了。」 「嗯。」周佩珊有些羞赧地低下头,避开他太会放电的眼,心跳却依然无法克制的加速,明明知道他是在演给屋子里的哥哥看的,她竟然会因为他温柔亲密的举动而心跳,甚至还觉得害羞,真是太奇怪了,她明明不是会害羞的人啊! 「佩珊。」他柔声低唤,伸手勾起她的脸,俯身靠近她的同时,也轻声低语。「我现在要吻你,你可别甩我一巴掌喔!」 「为……为什么?」她有些结巴地问,双手反射性地抬起,抵在他的胸膛。 「因为致皓还在看着。」他渴望着她,所以卑鄙的拿致皓当借口。「我想大概是太突然了,他很了解过去我们相处的情形,所以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吧!」 他凑近她,虽然没有直接吻上,可两人的唇也仅距离不到一公分,呼息交错。 「可……可是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她结结巴巴的问。 「这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是……是吗……」周佩珊觉得空气都被他抢光了,呼吸有些困难,心跳的频率似乎也急促了起来,应和着掌下他的心跳速度…… 原来……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会心跳加速吗? 「怎样?我吻你的话,会不会得到一巴掌?」凌仕玄故意又问。 「不……不会啦……」她红着脸,下意识地回答。 「谢谢。」轻吐出两个字,下一瞬间,他便结束两人之间些微的距离,吻上了那渴望多年的唇瓣。 有别于在医院偶尔「应景」表演给凌奶奶看的清纯颊吻,这个吻又深又浓,热力十足,吻得她双脚发软,只能靠他环住她腰身的健臂支撑。 一吻结束,她瘫软在他怀里,根本无法靠自己站立。 凌仕玄紧紧的抱着她,将脸埋进她的颈侧,他压抑多年的感情,以伪装成演戏的方式倾泄而出,就像破柙的猛兽般,再无人能制止。 如果不是理智尚存,如果不是怕吓到她,甚至……如果他们不是在这种地方的话,他一定无法克制自己。 「佩珊,我真不想放开你。」他哑声低语,道出自己的真心。「不过如果再不放开的话,致皓就要杀出来了。」 周佩珊的神魂终于归位,他的话提醒了他们真正的关系,不知为何,心微微的沉了一下。 奇怪?她是……怎么了? 「我该走了。」凌仕玄不舍地放开她。 「我送你出去。」周佩珊回过神来,撇开心里那不知为何的奇怪感觉,撑起虚软的脚,往后退开一步,离开了他的怀抱。 凌仕玄打开大门,走了出去,回头看见她靠着门站在那里,被他吻得略微红肿的唇显得益发娇艳迷人,忍不住诱惑,又上前吻了她一下。 「佩珊,婚礼前我会很忙,可能没时间过来找你。」接下来他会三头忙,忙公司、忙医院、忙准备婚礼,可能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没关系,其实下半个月开始,我增加了一天门诊时间,还有我们科主任到美国进修,他的病人就平均分摊到我们身上了,所以我也会很忙。」事实上,其他两位医生根本只挑了几个「好病患」,其他的都丢给她了。 「你身体吃得消吗?」凌仕玄微微蹙眉,眼底有抹担忧。 「放心,我身体很壮,没问题的。」周佩珊曲起手,现了现她手臂上的小老鼠。 「佩珊,现在你这个身体已经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了,要为我好好保重。」凌仕玄抬手轻抚她的颊,温柔的说。 她一愣,这话让人觉得好窝心,就像两人是一体的一样,就像……如果她出了事,他也会受伤一样。 「你……你也一样,现在你要处理公司的事,要跑医院陪伴凌奶奶,还要准备婚礼,你比我还忙,所以你更要保重,你的身体也已经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了。」她拍拍他的胸膛。 凌仕玄张手重新将她紧拥在怀里,下巴枕在她肩上,试着克制自己现在满心的激动情绪。 「好,我会为你保重身体。」他低哑的说,不舍地放开她。「进去吧!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你还有门诊呢,这里离新生医院比较远,你得更早起床。」 她红着脸点头,向后退开一步,缓缓的将门关上。 凌仕玄站在门外,看着关上的门好一会儿,才抬手抹了抹脸,抬起头来望向那栋大宅,明亮的窗边,周致皓依然站在那里。 他看见周致皓对他打了一个手势,他点头,转身坐进车子里。 【第三章】 凌仕玄静静的坐在车子里,他在等。 大约十分钟后,车窗传来两下轻敲,他偏头,看见周致皓在车外对着他挥挥手。 他打开车门锁,周致皓立即开门上车。 「说吧!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周致皓省了开场白和客套话,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说说看你猜到多少?」凌仕玄反问。

上一篇   第五章

下一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