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替身娇妻

第七章

「你明知道这是你奶奶和我爷爷合谋的伎俩,却这么轻易的妥协,我想你应该是猜到两个老人家似乎打算撮合你和佩珊,你也就顺水推舟,为了一劳永逸,大约是和佩珊谈好了互惠的条件,将计就计反设计两个老人家吧!」 「原来他们打算撮合我和佩珊吗?」凌仕玄挑眉,这他倒是没料到。 「你不知道?」周致皓愣了愣。 「嗯,没想到这层,不过你如何确定?」 「因为爷爷特地交代我,一定要打电话通知佩珊凌奶奶住院的事,刚刚你们宣布喜讯的时候,这个念头才突然闪过我脑海,不过我可以确定,八成是这种打算没错。」 凌仕玄点头,知道是周爷爷特地交代的,他也觉得两个老人家是这种打算没错。 看来他又得到一个有利的条件了。 「仕玄,佩珊是我的妹妹,你能体谅我不希望妹妹做傻事的立场吧!」周致皓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那是当然。」凌仕玄点头。 「既然如此,我必须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佩珊又是处于什么情况?」周致皓认真的说:「你至少欠我一个解释。」 「我是欠你一个解释。」凌仕女说:「佩珊不知道两个老人家合谋的事,也不知道我奶奶是装病的,她只知道我奶奶唯一的心愿,就是看我结婚,所以自告奋勇要和我假结婚,让我奶奶安心动手术。」 周致皓错愕的张着嘴,虽然说之前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怀疑,但是一证实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他还是无法置信,他这个妹妹简直是……白痴!笨蛋! 她到底把婚姻当什么了? 还是她以为「假结婚」只是口头上骗骗其他人说「我们结婚了」就了事了? 或者是认为,反正现在是登记制,只要不去登记,要举行几个结婚仪式都没关系?她就没想过,爷爷和凌奶奶会这么简单被蒙混吗? 她到底有没有想过,他们两家是什么样的家庭,这样的家庭要联姻,难道可以静悄悄的、不惊动任何人的解决吗? 「你呢?」周致皓瞪着好友。「佩珊自认为讲义气的帮你解决难题,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是她自己愿意的,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好意,让自己解套吗?」 凌仕玄静静的凝视着前方,没有说话。 「仕玄!」周致皓厉声喊,「你说话啊!」 「我爱她。」凌仕玄终于开口,低低的、苦涩的。 「嗄?」周致皓错愕。 凌仕玄偏头望向好友,露出一抹苦笑。 「你没听错,致皓,我爱佩珊。」 「怎……怎么会?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周致皓简直难以置信。「等等,你骗我的吧,这些话你刚刚在客厅也说过了,虽然有一点点不同。」 「致皓,你认为我是那种会拿自己感情开玩笑的人吗?」凌仕玄轻笑。 周致皓皱眉。「我是不这么认为,只是……」很难相信啊! 「那你认为,我会为了应付奶奶,就牺牲自己的婚姻,和一个不爱的人结婚吗?」他又问。 这就更不可能了。 「如果你是这种人,我想你早八百年前就结婚了吧!」周致皓略微叹息。「所以……你是真的爱佩珊?」 「是啊!」凌仕玄叹息。 「难怪你宁愿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也不愿空出一些时间交女朋友,让大伙儿都怀疑你是不是Gay。」周致皓忍不住爆料。「你知道吗?我们私底下还曾经讨论过,也许我们当中有你暗恋的人咧!」 凌仕玄一脸铁青。「那你们有讨论出可能是谁吗?」 「我们一致认为,如果真的有这个人,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家伟了,因为我们发现你和家伟之间似乎有着什么秘密,而且你对待家伟的态度比对我们其他人都……宽容一点。」 「你们的观察力还真不是盖的。」凌仕玄笑了。 「咦?!」周致皓一惊。「什么意思?」 「我和家伟确实有秘密,我也确实对家伟比较宽容。」凌仕玄故意说,看着周致皓瞬间变了脸,才好心的解释,「那是因为家伟察觉到我对佩珊的感情。」 「咦咦咦?!」周致皓惊呼。 「没什么好惊讶的吧!家伟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演技精湛的演员,'察言观色'是他必备的技能之一。」 「说的也是。」这么一想,周致皓就稍稍平衡了一点。「言归正传,佩珊应该不知道你对她的感情吧?」 「我没说,你也别说,否则……」 「行,我了,我不会说的。'周致皓点头承诺,万分同情的摇头。「你真是……想不开啊!什么人不爱,偏偏爱上佩珊那个迟钝的家伙,不说她不会知道,可说了,她很可能会转不过来,脑袋卡死在'你们是哥儿们'这关。」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凌仕玄苦笑。「所以我什么都不敢说,这一次,我当作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机会,你就当个观众,闭上嘴看着就好了。」 「我知道了,我也不认为我能插什么手,只能精神上支持你了,请保重。」周致皓在心里替好友哀悼。「不过话说回来,我很好奇你要怎么扭转奇迹?」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凌仕玄的好心到此为止。 「哼哼,嘿嘿,我知道了,你是想用美男计,色诱佩珊,对吧?」周致皓想到方才两人的激情演出,嘿嘿地奸笑。 凌仕玄凉凉的瞪他一眼,没有回应。 「你不用说没关系,我了解,我了解。」周致皓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致皓,你老婆儿子现在在坐月子中心,对吧?」凌仕玄突然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 周致皓心里暗暗一惊。「是啊!干么突然说到这个?」 「呵呵,没有为什么,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呵呵……」凌仕玄继续笑。 周致皓浑身发毛,当机立断决定滚。 「我想到我还有事,我们就谈到这里了,你和佩珊的事我不会再过问,你加油吧!」一说完,便急忙开门下车。 凌仕玄失笑,其实他说的是实话,他真的只是突然想到,随口说说而已,根本没有想要做什么,是致皓自己解读太过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了他动脑筋想什么威胁手段。 突然,车窗又传来两声轻敲。 凌仕玄讶异望去,是周致皓。 「还有事?」他降下车窗,疑惑地问。 「我想到一件事,你大概不知道吧!那时你好像到新加坡出差。」 「什么事?」新加坡出差是上个月的事。 「佩珊她去相亲喔!」 凌仕玄一怔,定格。 相亲?! 「而且看起来似乎很欣赏那个男人喔!」周致皓偷偷的瞥了他一眼,暗暗一笑。「我就是要说这件事,再见。」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冲回屋于里去了。 相亲?! 佩珊……去相亲? 不曾瞒过他任何事的佩珊,这件事却没有告诉他,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瞒着他! 她对那个和她相亲的男人有好感吗?很欣赏吗? 脑袋一片混乱,握拳狠狠的捶了方向盘一下,明知道致皓是故意的,他还是没办法保持冷静。 他慢慢地做了几个深呼吸,缓和一下情绪,偏头望了一眼二楼的地方,一会儿,发动车子驶离现场。

上一篇   第六章

下一篇   第八章